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列表
关于上海的写作

陈丹燕:确实有身份压力,而且你一直跟这个地方有纠结,有的时候你必须要为它说什么,但我觉得这其实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现在很开心。在20年后,结束整个上海故事的写作的此刻,我心中充满了快乐。《收获》的编辑对我说,“这要不是个好作品,我们也不会出版,所以我们现在只说它的不足之处,我们来看如何修改。”那时我心中真的是充满...查看详情

走访

听汪涌豪谈书,会想起爱伦堡的那本《人·岁月·生活》。书籍之于汪涌豪,仿佛另有一种更加亲近的气质。这种气质经由时间打磨,愈发悠长,犹如陪伴自己度日的家人。“翻过的书页上,都是岁月,都有感情。”汪涌豪也这么说。

刘厚生

这位戏剧理论界泰斗的居所甚至比不上一般的普通人家。刘老和夫人两人住在老式公房里,七八平方米的客厅里几乎没有装修,仅有一个沙发、一张餐桌和一只老式五斗橱,显眼的是书籍和照片。

田•自然

见他时,《唐·卡罗斯》的轰动已经过去两日。他一袭休闲的打扮,淡黄T恤映衬,我看他脸上胡子的黑,一撮一撮,分布在上唇和下巴的位置,是大师的模样呢。正是这模样,那晚演绎菲利普国王时,他的眼神慢慢狠起来,最终容忍不下儿子唐·卡罗斯与后母伊丽莎白的恋情,置儿子于大牢。“她从未爱过我”,他唱着,剧情的故事一点一点地展开:曾经,很...查看详情

走访

在十年前,侯牧人应台湾一家唱片公司所邀,远赴新疆采风,在途中不幸发生车祸,头上被撞了一个大窟窿。当时的主治医师判断,这人如果不死,也就是一个植物人。在开颅手术后,侯牧人活了下来。大病之后,接着便是漫长的恢复期。在过往,老侯能连续工作12个小时,但他在事故后所接的第一个单子,仅仅做了五分钟,脑袋就想要爆炸一样疼,只能在院...查看详情

学界双璧:汤一介乐黛云

在天气晴朗的时候,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务缠身,汤一介几乎每天都会和乐黛云出去散散步,绕着未名湖边走走,交流一些生活和学术上的问题,已经成为两位先生维持了半个多世纪的习惯。这两年,乐先生的腿脚有些不方便,汤先生就这样扶着她下楼梯,他们不要旁人的帮助。两个人配合得很默契,一个把轮椅支起来,一个顶着门,熟练而自然。汤先生今年...查看详情

杨燕迪教授专访

您认为西方音乐在中国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又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陈子善访谈

据说,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校园里,常常会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一个瘦瘦高高的老教授,坐在学生的自行车后座上,“飞车党”一样掠过校园;老教授的两只长脚拖地而行,却只顾着紧紧抱住胸前的一大包书。

张定浩的“撄宁”

他的博客“撄宁”是从2005年开始写的。本意很简单,把博客当作个网络硬盘,存点已发表未发表的诗文旧稿,顺便供工作之后就难得一见的朋友们闲时读读,偶尔有些日记式的随笔,也权当是写给朋友们看的群信,为的是再见面时,不用一一仔细交待最近的行径。而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写信,他都不算勤快,所以这博客也就一直保持着清清冷冷的状态。

舒乙:我的写作和绘画

舒乙和母亲的感情甚好,在他60岁爱上绘画之后,每有得意的佳作必与母亲分享。有一天,画完意趣盎然的《小猫爪》,舒乙先生兴高采烈地把作品送到母亲面前,问道:“这是什么?”母亲看了看,回答是:“不知道。”纳闷的舒乙再次问了一遍,母亲看完后答了一个字:“好。”原来母亲已经肯定了这幅作品,讲起这段往事,舒乙一脸得意的笑容。

李华最开始使用的拍摄记录工具,是自己的眼睛。那可能只是一个西域故地外来访客,对世外桃源的一声问候;虽然那样的记录,也许已经有了与外面世界分享的动念。随后,自然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逐日相挨的真实生活。于是,记录世界的冲动,得到了磨砺与沉淀;一个旁观的游子,变成了影像本身的一部分。在往返新疆人生岁月的进出之间,又给李华这个...查看详情

余嘉锡先生的谦虚

余嘉锡先生的学问无比渊博,而人们说,最难得的是他的态度又是格外的谦虚。其名著《四库提要辨证》纠正了纪晓岚等四库馆臣无数的错误,但他在书的自序里却说:

纪氏之为《提要》也难,而余之为《辨证》也易。何者?无期限之促迫,无考成之顾忌故也。且纪氏于其所未读,不能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