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列表
走访

柳教授谈道,作为长期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的教师,深感今天年轻人中存在的问题大多与成人社会的毛病有关。

走访

记者:你不断在念叨,云南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云南。因为不同的地方,历史、风貌完全不同。而且因应着不同的历史事件,它们也更呈现出巨大的差异。而你所选择的百年前的这条法国人修的铁路,正是带来差异的重要原因。书写云南边地这段特殊的历史,在你的创作链条中,是偶然还是必然?最开始的触发点是什么?

北大荒記憶揮之不去

記者:在我們的記憶中,關於知青方面的書您已經寫過好多本,那麼,能否請您談談這本新書與您的其他作品有什麼不同?

贺江:我眼中的卞毓方

5:00 : 起床,洗漱,写文章;

7:00:下楼打羽毛球;

8: 00:吃早饭。然后在书房看书写作;

12:00:午饭,休息30分钟;

24:00 就寝。

《叶延滨访谈》

记者:俗话说相由心生,对于您的面貌气质,您的学生曾有个很有趣的形容,说您像”慈眉善目的鹰”

文化的街灯一盏盏灭了,灯塔立起来

李长声高中毕业后下过乡,两年后就地在延边当兵,复员分配到吉林省环境保护所工作,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工作。他翻译的日本公害小说发表在广州的《环境》杂志上。讲座一开场,他就讲起广州的这番旧情。

我入厦大只是私人事件

记者:从民间学者的身份到目前被聘为厦门大学的教授,因您并没有目前大学体制普遍要求的所谓高学历的条件,此事引起了广泛的评论,很多学者激动地将此事和当年北大礼聘陈独秀、钱穆等名士的“不拘一格降人才”相媲美。您个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这种身份转化的?能否看作是高校在原来的用人制度方面出现松动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谢泳:我能到厦大...查看详情

看到泥土和狼尾草,就会想到俞孔坚

问:“现在只要看到泥土和狼尾草,就会想到可爱的俞教授”——我看到网友在“土人”网上的一句留言。野草已经成为你的一个标志。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标志?而“土人”宝典里又有一条:“如果你没有任何感觉,就种树种树种树!”这矛盾吗?

完成《聆听父亲》是为了还贷款

主持人阿城:今天非常非常不容易,把张大春先生请到北京来,而且在三联这有一个会谈活动,也非常不容易请到莫言老师。我先做一个小调查,在座有谁知道张大春?40%。非常不容易,因为张大春的书,我认为在国内出的并不多,没有把他的东西完全出齐。在座有谁不知道莫言老师的?所以你的知名度是百分之百。

迈克谈香港专栏写作

迈克:其实有点误会:跟其他在日报写了几十年的专栏作者比,我在文字地盘工作的日子十分短,随便发表意见会令方家讪笑的,你看人家蔡澜李碧华,那才是老行尊。不过既然问起……第一次写专栏在星马的《学生周报》,周报嘛,当然是一星期一次,和天天写性质完全不一样。那时我十五六岁,还算童工哩,那种三脚猫水平,换了现在写博客写微博肯定门前...查看详情

“其实我小时候想当个大货车司机”

于莺称,之所以开微博一开始是因为医院的一位主任去世,同事在微博上提到了此事,她觉得开通微博可以及时得到消息。

“其实我小时候想当个大货车司机,觉得女孩子开大车很帅!”于莺说:“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比较独立有关。”于莺的声音比较“纤细”,很难和大货车联想到一起,不过干脆利落的音调倒是很符合她爽朗的文风。面对这样一个“好玩”...查看详情

那是富有活力的年代

记者:你的履历显示,1963年你从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主办的《新建设》杂志当编辑,一直干到1977年,才从《新建设》杂志社调到文学研究所。开始主要是研究鲁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