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列表
中国的村上春树

在中国文坛,李修文并不是新作家,13岁就开始发表作品的他说自己是年轻的“老”作家。说他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的作家中的代表人物也不为过。 他以一部《滴泪痣》蜚声文坛,并被誉为“中国的村上春树”。他的第二本书《捆绑上天堂》已经出版,影视改编权是在手稿时期就被李少红买走的,这在新人中当数一个特例。

另一种乡愁

1946年,马悦然开始跟随瑞典著名汉学家高本汉学中文。学了两年的古文后,获得美国“煤油大王”的奖学金来中国调查四川方言,在峨眉山古刹中精心研究成都方言的声调在句中的变化。其时,正是中国战乱的时候。他在1949年的日记中写道:“11月10日,四川差不多全给包围起来了,谣传蒋介石希望第三次世界大战明年打起来,尽可能要保卫云...查看详情

走访

美国新晋作家威尔斯·陶尔,在北卡罗来纳州长大,父亲是经济学教授,母亲是中学的拉丁语老师,虽然不是出生于文学世家,但陶尔表示自己成长在一个具有浓厚文学氛围的家庭中,从小就燃起对语言的钟爱和对写作的渴望,用他的原话说,“我就是拼命想做一些可以让我动笔写东西的事。”

没有不写枪稿的影评人

谈导演:中国电影导演缺乏责任感

  记者:你的写作大半是和专栏联系在一起,是什么机缘让你走上专栏写作这条路的?

  毛尖:2000年底的时候,我从香港科大读完博士回到上海,当时的《万象》掌门陆灏应香港信报老板林行止先生之约,在信报上开一个“上海通信”专栏,他约我一起写,就这样开始茫茫专栏路。算起来,至今也有十来年了...查看详情

把书桌搬到田野上

绝大多数民间文化遗产散落在遍布中华大地的270多万个村落里。多年来致力于民间文化遗产保护的冯骥才在2012年迎来自己70岁寿诞的同时选择了再次出发,踏上了古村落保护的新旅程。

一天消失的村落有80个到100个

  羊城晚报:您说过“古村落的价值不比万里长城低”,古村落为什么这么重要?

鸦雀无声雁有声

记者:一般读者所了解的邵燕祥,是一个写新诗的老诗人。你写旧体诗的原因何在?

  邵燕祥:我是1947年开始发表新诗的,那个时候也在写旧诗。我没有专门学过诗词格律,但现在留下来的解放前的旧诗数量不多。

  我写诗词开始于自娱。为什么呢?第一,我不准备发表,我1957年被打成右派,1958年就准备下放劳动改造,已经被剥...查看详情

我希望成为普通人喜欢的作家

记者:在阅读《走夜路请放声歌唱》中,感觉和写阿勒泰的李娟有些不同,由原来快乐单纯又幽默的李娟,变得有些善感而悲伤,是有这种变化吗?

写作者是弱者

记者:久居城市的人都渴望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景致,在城市又想逃离城市。您觉得人和城市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书比纸贱

翻看各大畅销书排行榜,严肃文学的身影几乎已经消失不见。占据销售量前列的,除了严肃文学之外,任何题材都有可能,励志、管理、阴谋、历史、宫廷、穿越、养生……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严肃文学最后的一点儿余光,只剩下经典名著、诺奖作品之类的,沾了一点儿广告效应的光。

痛恨过多的阅读

  记者:目前在看什么书?

  李修文:《解体概要》。

  记者:最喜欢哪本书?最难忘的书中人物是谁?

  李修文:《聊斋志异》里的王六郎。

极限状态之上

杨澜:这里是德国慕尼黑市。这个城市不仅聚集了各种各样的建筑风格,也吸引了许多热爱艺术的人们。艺术对您意味什么呢,是茶余饭后的消遣,是养家糊口的手段,还是在闲谈中展现个人品位的话题?对于在上海同济大学学习建筑,之后到慕尼黑留学,然后又转行成了摄影家的王小慧来说,艺术的意义比这些都要深远得多。可以说在她人生最低潮的时候,正...查看详情

他们那一代人的风采

记者:董先生,我看过您写的一些文章,回忆南洋时代父亲的书房,你小时候泡在父亲书房,是一种自发的性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