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列表
勒克莱齐奥访谈录

【主持人】:看到很多人对于您的描述,觉得您是一个比较喜欢独处、很沉静的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对您的生活方式有没有产生大的影响?

【勒克莱齐奥】:如果真要做一个比喻,我相信诺贝尔文学奖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停靠的港湾,肯定不是重点,这个港湾最终到底是否存在,我非常怀疑。我觉得最大的变化是别人而不是自己,来到中国后看到很...查看详情

访问《天香》——听王安忆讲述新作

之前听说您要写一部大的东西,读完《天香》三卷,觉得真的是一个大的工程。这个大,不是来自字数或者时间跨度,而是小说所涉及的方面非常浩繁,有一种更大的格局上的构想。之前您的长篇小说,和个人经历的时代、经验距离不远,为什么您会选择向明代的上海追溯?

杨绛访谈记

杨绛先生是一位著名作家、评论家、翻译家,学者,同时她也曾经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这么多角色杨绛先生是如何把握的呢?在不断的角色转变中她有何感想?

章培恒以“人性”修文学

近来,洋洋170万言的三卷本《中国文学史新著》出版的消息,在学界和读者中引起了热烈的关注。这部几经修改的著作,究竟新在何处?

洞庭伤,泪已干

八百里洞庭的美景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从围湖造田到如今因干旱而裸露的湖床,洞庭只能在古人的诗词中去映照自己曾经的倩影,欲哭无泪。江南非江,水乡无水,只有岳阳楼孤立在干燥里。洞庭伤,泪已干。

走访

叶圣陶先生有着多重身份:编辑、教育家、作家、出版家、政治活动家等等,这样多重的身份使得叶先生“朋友遍天下”,更为可贵的是他对好友或是学生的影响,正如他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记一样,深深地烙印在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心中。更为可贵的是,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叶先生一家四代人形成了与文化结缘的文学世家。第一代是“五...查看详情

走访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大江健三郎这个名字真正的广为传播应是在1994年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这样看来,大江进入中国的时间似乎有些晚,幸而之后的交流逐渐频繁深入。那么,中国文学界了解怎样的大江?如何看待东瀛的这位作家?让我们一起“走访”中国部分文人心中的大江健三郎。

蓝草计划

蓝草计划的最终愿景在于使大山里勤劳善良的妇女们能够带着自己精美而朴素的绣品走出大山,但这绝不单纯只是扶贫脱困,绝不是将传统的刺绣艺术引入城市、将现代的商业流程引入大山。蓝草计划中并不含有过多的帮扶成分,因帮扶终归含有居高临下的姿态。蓝草计划始终强调双方的合作。

小编理解,蓝草的主旨在于期待和思考着如何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查看详情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小编语:著名作家博尔赫斯曾说过一句很动人的话:“我想象,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古往今来,总有很多关于读书的名言警句留下来、传下去。其实对于那些爱书人而言,这并非他们绞尽脑汁想出的“劝学文”,而是读书人对于读书本身发自肺腑的深情。小编收集了古今中外各位名人关于读书的只言片语,打乱国别、时代,并置在一起,也许这样的方式...查看详情

吴觉农先生语录

小编语:一枚小小的茶叶,浸入水中,渗透出的却是一个茶人一生的甘苦。用一世清名酿一壶清茶,留与后人静品、反思、比照,这是吴觉农一辈茶人毕生的选择。“茶人”二字,说来容易,其中为人的承担却绝非品茗一般娴静轻松。中华茶文化根在何处,路在何方?或许在物质繁华、忙碌而不知何为的当下,当人们已不懂得品味茶叶的清苦与淡雅时,聆听老一...查看详情

小编语

地震、海啸、核泄漏……,灾难中的日本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毋庸讳言,中华民族对日本民族怀抱着复杂的心理,历史的纠葛、现实的磨合,矛盾、犹疑、好奇、抗拒,凡此种种,一言难尽。但今天,面对邻邦如此巨大的灾难,我们似乎更应以一种坦然而理性的态度面对这个国度,面对他们的、同样也是我们所有人的灾难。小编在此列出一份关于日本文化、...查看详情

小编语

王蒙曾评价刘索拉:“刘索拉小说在1985年出现是一个先锋性的、并非偶然的现象。它的内容与形式都具有一种不满足的勇敢探索的深长意味。我们不能不学会与她的小说中的人物对话,理解他们,而且越来越重视他们。”到如今,刘索拉带着她的先锋性一路走来,人们也不断探索、理解着她的独特与现代感。对于刘索拉,对于这部全新的《迷恋咒》,读者...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