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详细


你让我怎么写

日期:2013-09-13作者:admin点击:689转播到腾讯微博

    这不是一个写文章的时刻,而是一个沉默的时刻,一个祈祷的时刻。
    
    我也当过乡村教师。我不知道我和我的学生如果遇到5月12日这样的日子,我们会怎样。
    
    我无法忘记孩子的一双眼睛。这个男生已经被救援队员发现,但由于洞口窄小,一时还无法把他从废墟中救出。医生为他接上了输液管,让他等候进一步救援。男生头发蓬乱,满面尘土,朝天躺着,眼睛望着天空。此刻,四周是一片喧嚣忙碌,呼救和抢救的声音响彻世界。要是别的孩子,胆小一点、娇贵一点、任性一点,这时也许就会哭闹不止,可他,却静静地躺着,凝望洞外的天空。他在剧痛中等待着、忍受着。他的目光疲惫而平静,痛苦而坚定。孩子,好孩子,你这么沉着,这么懂事,你让我怎么写……
    
    我无法忘记孩子的一个敬礼。这是一个男孩,不知在废墟下被掩埋了多少时间。小小年纪,遭受这样突如其来的灾难,他一定吓坏了。他筋疲力尽、浑身瘫软,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但是,当他被发现、被救出、被四五个解放军官兵高高地托起时,他的神志却是那么清醒。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可是他却在担架上举起手,向周围的解放军叔叔敬了一个标准的少先队队礼!孩子,好孩子,在这样的时刻你还知道礼貌,知道感恩,知道用心灵回报他人,你让我怎么写……
    
    我无法忘记这位校长。他是个40多岁的汉子,这几天,他一直生活在自责和忏悔当中。天上下着冷雨,他围着废墟,发疯似地呼叫、寻找、挖掘,抢救自己的学生。他头发披散、精神几乎崩溃。他的衣服上全是血和泥污,分不清那些血是他自己的,还是被他救起的学生的。他处在家长们包围当中。失去儿女的父母们,怒指校长,挥泪痛骂。这位汉子低着头,一言不发,听凭家长的指责跟雨点一道落在他的头上。他用连续三天三夜的挖掘,全力抢救孩子,掩盖自己的痛苦。他用一双流血的手帮助救援队搬运石块、清理残渣,在废墟中拉起孩子软软的小手。有时他抬头望一眼操场(那里是一排排师生的遗体),人们才发现他一直是泪流满面!一位老师说:校长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觉,他的妻子和老母亲也在地震中受了难,就被掩埋在不远处的废墟底下,可他顾不上去救自己的亲人……校长,好校长,你是这样的悲伤,却又是这样的忍辱负重,你让我怎么写……
    
    我无法忘记这位女教师。她一边在现场挖掘,一边哭着说:“我的娃娃们,我对不起你们了!我该怎么办啊?”这所小学47名老师,10名已死亡,另外10多名埋在废墟底下;400多名学生,活着的不到100名,大部分孩子被埋在废墟中,生还可能性已经很小。女教师的丈夫也是老师,遗体就放在操场上;唯一的女儿侥幸被挖出,可是胳膊已经断了。她没空埋葬丈夫,也没空看望女儿,一直在废墟上挖她心爱的学生……老师,好老师,你是这样的伤心,却又是这样的坚忍,你让我怎么写……
    
    这不是一个写文章的时刻,而是一个流泪的时刻,一个心痛的时刻,一个遥向西部致哀和致敬的时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