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详细


爱她,别学她

日期:2013-08-11作者:余亮点击:626转播到腾讯微博

每天忍不住要看两个节目,一个是东方娱乐频道的半小时《新老娘舅》,另一个是毛尖的八百字专栏。全是鸡飞狗跳,好不热闹。人民调解员柏阿姨和大学教师毛姐姐当然风格迥异,可是都不玩心理,不搞矫情,让世态炎凉自己表演。闹离婚、抢房子、黑城管、怪小贩、矿难、污染……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就看怎么消化。看完柏阿姨谆谆教导无聊男女,再去看毛姐姐乱点江山、以乱攻乱,好歹心里对这个世界能平衡些。 

毛尖的“乱来”大概要比刘谦耍牌更稀奇:亮给你的明明是沪上Q蛋宝爷,一翻手却是米国老K布什,这还没完,再往空中一撒,车夫、保姆、民工、学生——活的或者刚挂的,帝国主义时代的普罗大众们立刻满地乱跑。还没回过神来,一抬头,魔术师好像也变了,鲁迅,马克思,福柯、威廉姆斯,电光石火的变脸是为小人物们的微弱抗争做些升华。看芸芸众生在她的方寸之间以过山车方式呼啸而过,我们总该有点顿悟。 

或者应该这样形容:这个时代遇到百元假钞已经不稀奇,稀奇的是你开始遇到面值为三百元的假钞,不过不要紧,拿去找毛尖好了,她保准会兑换给你两张……两张面值150元的假钞。芙蓉姐姐、伪国学、洋专家等等就是这样被毛姐姐一一点破。当民工吃西餐顶工资,当国学傍大款充复兴,似乎只有“乱来”的形式才能捕捉到这个时代的内质,才能从废气里造出些许氧气。 

她那些针砭百态的文章大都发在境外报纸上,按理她人也应该流亡国外才般配。不过时代不同了,他们那代有志好青年大都“流亡”到了大学或者媒体。毛尖二者兼得。想看她的学术论文吗?哦,算了,她学生都说还是专栏事关痛痒。是啊,毛尖好歹关心痛痒。宝爷、沈爷的风流糗事也就做做垫脚石,那些无名的行动者才是她隐秘的力量源泉。一个素不相识的女毕业生,因为先天微疾而在上班第一天就被用人单位扫地出门,流落异乡。只有同学们使出全身力气为她发起关于就业歧视的网上声讨和辩论。消息辗转到毛尖那,立刻有了《博物馆娶亲》,把那家著名单位的名声一下子传到新加坡,难怪连某省宣传部都急了。想想最近有大学生因为介入劳工问题调查被打伤了还遭拘留,这世界年轻人做好汉不容易,能被毛尖书写一笔都算是坚持下去的动力。 

以前别人爱拿毛尖比张爱玲,那是不了解她“打着白旗反白旗”。现在又有人拿陈丹青、梁文道一帮风流伟男往她身上凑,那也还是不解风情。把她比作海派文坛清口的就更是离谱。据我了解,毛姐姐以前志向很大,而且行动积极,一心只想和伟人比,可是一场风暴过后发现英雄的年代早已过去,从此干脆不想和任何人比。有那闲工夫不如助人为乐,地震那会儿帮着学生搞义卖义演一折腾就是数月。有这样的入世精神,写出的专栏基本就是她的呼吸。 

也有的文章是替别人过滤呼吸,比如书评。内行的人都知道,毛姐姐写书评是为大家省钱,她推荐的书你基本就不用看了,因为肯定没她的书评好看。像什么男版张爱玲啦,芒果街小屋了,一点不了解也不行,会落伍,还是要由毛尖来帮你快速补钙。 

如今模仿毛尖写作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但是窃以为学到的多是台面上的花腔,却丢了毛姐姐骨子里那份阳刚气。那份阳刚气来自理想主义年代的实践和它惨烈的终结,也来自如今她身后一群继续埋头苦干的斗士。在我看来,我等晚辈与其费力写花花文章以求挤进专栏界,不如多些行动,多生产点正剧素材,把宝爷、沈爷各类大爷的故事都挤开些,让毛尖也可能终有一天把“乱来”写成“呐喊”。 

 来源:新民周刊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