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详细


刘心武:晚年专攻“续写红楼梦” 毁誉由人

日期:2013-08-08作者:admin点击:447转播到腾讯微博

     国内知名“红学”专家刘心武近日接受中新网专访,年过70的他透露晚年生活将细心修订“续写红楼梦”,使之形成稳定面貌,可以流传下去。他感谢大家提出中肯的建议,但强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毁誉由人”。

  刘心武成名于1977年的短篇小说《班主任》,这部作品被视为伤痕文学的代表作。1985年发表长篇小说《钟鼓楼》并因此获得茅盾文学奖,此后因研究《红楼梦》为广大读者所熟悉,2011年出版的《续红楼》引发外界争议。近日,他接受中新网邮件采访,分享人生感悟及与《红楼梦》的不解之缘。

  续《红楼》只因兴趣所在

  最近,网上评选了一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红楼梦》高居榜首,对于这件事,刘心武的看法是这样的:“那是一家地方出版社搞的‘排行榜’,可参考,不可全信。实际上近些年有《红楼梦》阅读热。我从小就喜欢《红楼梦》,阅读《红楼梦》不需要门槛。过去十三四岁读《红楼梦》的少男少女很多,现在也有。”

  在刘心武看来,《红楼》有一个很大的主题对社会边缘人的关注,比如曹雪芹写到女性群体——出嫁之前的闺中女儿,比喻她们是水做的骨肉,主角见了她们就觉得清爽,见了男人就觉得污浊,这在当时神权至上、皇权至上的社会里是非常大胆的举动。

  刘心武从事《红楼梦》有关的研究达二十多年,几乎比写作的时间还长。开始是随机的发表一些关于《红楼梦》的文章,慢慢的试着从秦可卿入手去揭秘曹雪芹文本背后的秘密,当时还被王蒙戏称为“秦学”。他有个观点和周汝昌先生一致:曹雪芹是写完了《红楼梦》的,并非来不及写完就去世,或者是写完了之后自己毁掉。但现在既然找不到八十回之后的内容,那么就可以通过探佚还原回来。

  再后来,刘心武登上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就秦可卿等专题进行系列讲座,在民间引起了一波“红学热”。

  其实,除去《红楼梦》,刘心武也研究《金瓶梅》。在他看来,《红楼梦》的作者深受《金瓶梅》的影响。就文学成就而言,它们都具有罕见的高度。《金》的作者营造了一个冷静到极点的文本,《红》的作者却创造出了一个充满终极追问的浪漫文本,二者的美学取向是不同的。但他说:“我还是偏爱《红楼梦》,其作者对世间不平的深度焦虑和力主‘世法平等’的人文关怀,令我深深共鸣。”

  退休后他总是想,“我没有任何工作任务了,我怎么生存,怎么消费我的生命呢?”他曾经用白话文写过三个人物的故事,就是《秦可卿之死》、《贾元春之死》、《妙玉之死》,通过小说的形式,把对前八十回的内容表达出自己一些领会、感悟和探索。后来就觉得不过瘾,觉得如果能够用曹雪芹的语言、思维续写,会更有趣。于是他给自己选择了一个度过晚年的方式:续写红楼梦。

  2011年,刘心武的《续红楼》正式出版,瞬间这本书就成了一个文化热点,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争论,最后成了一个公众事件。看到这些,刘心武本人也感到震惊,甚至是有点后悔:自己写着玩的东西非要拿出来出版干什么啊?不过他说,续红,是做了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毁誉由人。他感谢大家提出了中肯的建议,今后想做的事情,就是细心修订这部书,使之能形成一个基本稳定的面貌,可以流传下去。

  开始写回忆录

  说到以往的作品,刘心武有一点遗憾,2012年年底出版了《刘心武文存》40卷,其中第39卷《懵懂集》里收录了他1958年至1976年的作品,其中大多数不忍卒读。但他说:“那是我写过出并发表过的。我的《文存》可以不成功,但不能不诚实,因此我没有隐匿这些失败之作。”

  现在的刘心武已经70多岁了,独自居住。他仍然关注社会问题,关注贫富分化,并且一直没有放弃写作。他告诉记者,目前还没有出自传的打算,但已经开始写回忆录,也会随兴写一些散文随笔。现在手头正断断续续地写一部现实题材长篇小说,描写的内容就是北京近年的市井生活。

  读书可从四种动物获得启发

  闲暇之余,刘心武还喜欢读书。最近在重读俄罗斯作家契诃夫的小说和剧本的中译本,他建议没读过的都可以去读一读,会很有收获,此外,还有清史专家杨珍的《清朝王位继承制度》、建筑大师马国馨的《礼士路札记》、美国马里兰大学副教授刘剑梅的《革命与情爱》、美国人科贝等著的《西洋歌剧故事集》,涉猎广泛,不一而足。

  有人说,电子阅读很难让人静下心来,刘心武却觉得,那不过是阅读方式的变化。静不下心的原因不在文本呈现方式(横排简体、竖排繁体、平装、精装、袖珍装、线装、监视器屏显、手机屏显……),而是读书人没有确立好的读书态度。只要真想通过阅读获得收益,怎么读、读什么方式呈现的文本,都会读下去的,进入文本,心自静。

  他说,读书可从四种动物获得启发,即:有的书可以“狼吞”地读,了解大概其内容就可以了;有的书则可以学蟒蛇,先整个吞下去再说,然后用很长的时间将其完全消化;有的书则可以像牛那样,不断反刍,反复深入领会;有的书则可以像吃“猫儿食”那样,每次读一点儿……

  最后,当被问及“当代作家在写现实题材方面是否欠火候”的问题时,刘心武说:“我不是文学评论家,不当编辑后阅读量大减,故难以参与讨论。就我个人而言,努力提升火候吧。”

    来源:光明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