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走访»详细


王镫令:国文教员陈友琴

日期:2013-07-29作者:王镫令点击:732转播到腾讯微博

  最近,在筹备市二校庆110周年的时候,档案员沈欣老师从珍贵的档案材料中,找到了上世纪30年代的教员名录。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纸张已经发黄发脆的名册,一眼看到先生的大名:陈友琴,国文、历史。 

  先生的课是有趣的,讲究灵活,不局限于书本,从不用奇字僻字考学生。他对学生说:“识字太多的朋友,搬出许多奇字僻字古字,与实际运用文字的需要全不相干,我对于这一类的字,一概谥以佳号曰‘死字’。”同学们笑了,她们很赞成老师的观点。在教学之余,他写了一篇杂文《活字与死字》,文章在1935年3月16日《申报·自由谈》发表。鲁迅先生看到了,3月21日便作杂文《从“别字”说开去》应答。讨论就更加深入,也更有趣了。 

  陈先生在务本课堂上反反复复教学唐诗宋词之后,总觉得有些遗憾:教材只是唐诗宋词,清朝长达268年,难道就没有好诗么?他想研究清诗,选择优秀的作品,讲给学生听。于是,他进一步和开明书店的王伯祥、叶圣陶商量。他们全力支持陈友琴研究清诗,约他先编一本《清人绝句选》。1933年8月,先生31岁的时候,“千首清人绝句”脱稿了。柳亚子题字,叶圣陶作序,1935年1月在开明书店正式出版,轰动一时。陈先生除了执教国文,还执教历史。他并不把学生的思想局限在故纸堆里。当时,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野心越来越膨胀的情况下,蒋介石却提出了一个口号:“攘外必先安内”。这是来自当局的指示,要校长大力宣传的。然而,陈先生并不盲从。他在课堂上让学生讨论,究竟是应该“攘外”,还是应该“安内”?通过讨论,真理越辩越明,同学们大都认识了大敌当前“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增强了全国一致抗战的信心。 

  解放以后,陈友琴先生被调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任古典文学研究员。新中国成立不久,毛泽东主席亲自授意文学研究所所长何其芳,努力编写一本大众读物《不怕鬼的故事》,借以激励人民的勇气和斗志。何其芳想到陈友琴曾经做过多年中学国文教员,于是把这一重要任务交给了陈友琴。陈友琴果然不负众望,凭借自己丰厚的古典文学功底,披阅大量古典笔记小说和随笔小品,编写了《不怕鬼的故事》书稿和详尽的注释。何其芳、吕叔湘等名家审稿以后大为赞扬,于1961年出版。沈从文先生阅读以后非常喜欢,认认真真地在书上写下了密密麻麻的眉批和加注,表达自己的兴奋,补充自己的见解,然后把书寄给陈友琴。这本被沈从文的眉批和加注包围的《不怕鬼的故事》,一直珍藏在陈先生的书橱里。 

  钱锺书先生是陈友琴的好朋友。他们同在文学研究所,朝夕相处,研究学问,都喜欢开玩笑。有一天,有人和钱锺书开玩笑:要他以钱锺书的名字,对一个“姓名对”。他们以为这是奇招,可以难倒他。谁知钱锺书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陈友琴”。大家都开心地笑了,佩服!佩服! 

  除了这个有名的“姓名对”能看出陈友琴和钱锺书的友情,他们之间还有一次“绝对”,令人感动。在“文革”时期,陈友琴和钱锺书都被赶到“五七”干校。有一天,有一位从北京探亲回到干校的同志告诉大家:北京传说陈友琴已经死掉了。陈友琴听到以后大笑,立即写下一绝:

中关园里传消息,道是琴庐早殒身。 

我在河南仰天笑,翻身戏作坠驴人。 

钱锺书先生读了以后笑而和之: 

严霜烈日惯曾经,铁树坚牢不坏身。 

海外东坡非噩耗,祝君延寿八千春。 

从他们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下互相唱和的诗句,我们看出了中国学者的乐观精神。

 来源:豆瓣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