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印象»列表
普通人也能拒绝平庸

先让我们看一个成功拒绝了平庸的人。由于家庭变故,被誉为南美洲卡夫卡的阿根廷著名作家博尔赫斯,近40岁才开始自己养活自己(这之前他主要靠父亲的退休金生活),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国立图书馆当了一名助理馆员。他工作尽责而有效率,以致他的同事大为不满,让他别那么积极, “你这么做,上级会认为这个图书馆不需要这么多人,我们都会失业...查看详情

绅士•牧人

“这个人白皮嫩肉的,属于小白脸型的知识分子。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则一直有个不安分的壮阔的灵魂。他喜欢喝酒吃肉,喜欢开车在云南和西藏漫游,用沙哑的嗓音给你唱少数民族歌曲。”

温厚肖复兴

他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文坛著作颇丰、声名也隆盛的中坚作家。肖复兴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话音清亮悦耳,听起来非常年轻。他戴着一副大眼镜,着一件红色针织上衣。既家常又透着有别于普通家居男人的书卷气质。倒完茶,便坐在对着北窗的单人沙发上,有问必答.

姚尧:看老卞如何干活

68岁,对于一个普通人,已逼近古稀,早已退休下岗,过上节奏缓慢的生活。然而,在这个年纪上,有一位文坛的巨匠正在朝着更高更远的山路不断攀登,他的作品在当代中国独树一帜,令人耳目一新,带来思想上的提升,他就是著名的文学家卞毓方。很多人好奇于卞先生的生活,且让我从几件小事上来管窥一斑。

人民日报:与改革开放同行的诗人

友向叶延滨约稿,写叶延滨印象之类。结果叶延滨就给他的学生们留了一篇作业,题目就叫《叶延滨老师的这张脸》,500字以内,并要求当堂交卷。叶延滨的学生这样描绘叶延滨:叶老师这张脸就是逗,它让我想起来某幅漫画中的鹰,一只慈眉善目、鼻架眼镜的鹰,这只鹰在某报中主司“幽默与笑话”。首先叶老师的鼻像鹰嘴,笔直坚挺,这么一说,叶老师...查看详情

刘柠:我“粉”长声老师久矣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东洋游学,一年后归来,对日本的兴趣却浅尝而不能辄止,开始留心本土传媒对东土的舆论。但很快发现,绝大多数“舆论”,要么还放不下意识形态的架子,作假正经状;要么自以为是,以为窥一斑而知全豹,对什么都敢乱下判断。彼时正值“文化热”,文化论客们读了两本刚译介过来的西学论著,于是什么词儿大、唬人,便往上整什么...查看详情

韩石山:我最看不起谢泳的地方

  谢泳没有去厦门前,我常给人吹牛,说那是我的好朋友。具体的诠译是,就住在楼下,常在一起聊天。听的人往往一愣,没说出的意思或许是,谢泳那么有学问,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对楼下的反映则是:楼下?意思是谢某人怎会屈居韩某人之下。这我可要直说了,我住顶楼,又在一个单元,听的人这才释然而又欣然地长出一口气。

  谢泳去厦门当...查看详情

除了设计,什么都不关注

在“土人”团队一些年轻人眼里,俞博士是个有魅力的人。他“敢说敢做,突破常规,又生活朴素。除了设计,什么都不关注。除了在一些必要场合他会换一身衣服,其他时候就和我们一样,一件T恤穿到只剩一层纱布。而不像一些设计师,作品首先是自己。”

侠客张大春

是大侠,必都有其在江湖上扬名的一场战役。而让张大春声名远播的作品,可不止一部。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先后以“大头春”的名字出版了系列小说(《少年大头春的生活周记》《我妹妹》《野孩子》),另著有小说《鸡翎图》《公寓导游》《四喜忧国》《大说谎家》《欢喜贼》《聆听父亲》《春灯公子》《战夏阳》等,另外,还有随笔集《认得几个字》...查看详情

迈克是谁?

摘自《我看见的你是我自己》

让我这么说吧,他绝对是当今华文世界最bitchy的男作家。什么叫做bitchy?意思大概是美丽、性感、淫荡、三八、刻薄、绝,还有贱。

  ——梁文道

急诊科的女超人

去年10月开微博时,于莺没想过自己会这么“火”。她坦言,自己“火”起来是有客观原因的,一是包括“微博女王”姚晨在内的几个名人都关注了她。二是网站看出了她的潜力,把她的微博挂在首页上。

“完全是我们共和国,把我培养长大起来的”

1941年,刘再复出生于福建南安码头镇的刘林村。

  刘林村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与清丽风光的小村落,它处于高盖山下,村内有两个大姓,一个是侯姓,一个是刘姓,侯姓原本也属于刘姓,但因后来战乱,为了安全,被迫改姓为侯。因此,长期以来两大宗族和平相处,“两姓一家”的局面一直维持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