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印象»列表
心怀妖艳一楚人——李修文

李修文是谁?虽然他的第二本书《捆绑上天堂》年底才出,但已经有人将2002年小说创作说成李修文年。这个早期写实验小说的作家,也是最早成功地将70年后女作家推出文坛的文化策划人,现在一改路数,成为主流媒体与大众阅读的宠儿。李修文是谁?

我以我血荐轩辕

1966年初,刚满18岁的王周生成为上海市共和中学第一个学生党员。她决心以保尔·柯察金为榜样,把自己锻炼得像钢铁一样坚强,英雄主义与理想主义的激情在她胸中澎湃。王周生曾经想当一名教师,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后来她想当一名演员,她在上海复兴中学参加过话剧组,演过《英雄小八路》中的主角佳女,她在浙江省温州第一中学,演过话...查看详情

一个人面对整个山野草原

李娟,这位来自新疆阿勒泰山村女孩十年来一直默默书写着自己熟悉的那块土地,她那些关于乡村游牧生活的散文零零星星地发表在报端,原本以为这样的文字只为一小群忠实读者安静地阅读。然而7月7日,李娟两本散文集《阿勒泰的角落》和《我的阿勒泰》在上海作协举行了首发暨研讨会,身材娇小的李娟从新疆来到上海,却意外收获了一群珍爱她的读者,...查看详情

跨越人生的河流

刚到重庆的时候,我读小学三年级,迟钝愚傻。到了五年级,我好像忽然开窍了。1935年,我出生在山东青岛。那时,我的父亲老舍先生在山东大学教书。1936年,他辞去了山大的教务工作,专职写小说。

张定浩的诗

我为什么会喜欢张定浩的诗,这个道理很难讲。

第一是他的语言,没有多余,干净。和我个人的习惯有关,我喜欢干净利落的语言,否则就当作者是没有考虑清楚——思想问题解决了,语言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如果语言问题没解决,那思想问题肯定没解决。语言是第一步。即使在繁复如《蜻蜓》这一作品中,精致、绚丽的语言也具有无可挑剔的严谨和简约...查看详情

把那些往事拾起来

画家黄永玉是个有“范儿”的老头。

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他都精神矍铄,叼着烟斗。

将近90高龄,却像个孩子。

以下是永玉先生的部分照片和作品。

学院派音乐家

杨燕迪小时候,有这么几件事情让他着迷:打弹弓、赢香烟牌子,以及偷读一些“文革”时被列为“禁书”的书籍,如《红日》、《苦菜花》、《林海雪原》。后来即便走上了音乐之路,热爱的东西也渐渐发生了改变,但读书依旧是他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我研究因为我喜欢

“我写是因为我喜欢写,我研究《红楼梦》是因为我喜欢研究,把写的小说、随笔和建筑评论、研红心得发表出来,不过是一个领养老金的人与读者分享感悟罢了。我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写作者,读了我今年新的短篇小说《偷父》(2005年《读者》第24期转载了,很容易找到),就可以看出我的情怀。”

有多孤独,就有多幸福——李皖与新版《民谣流域》

如李皖之前对我说的:“变化太大了,你会大吃一惊。”我吃惊的不仅是这本书的变化,更大的吃惊来自于李皖的坚持,他得有多么热爱,才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持之以恒地做着这样琐碎到复杂的事。

“70后”的大冯

我的朋友们都叫他大冯。他明摆着的“高人一等”,谁还能比他大呢?9月9日我走进北京画院,去看展览:冯骥才的四驾马车。这是他人生70岁的一个绽放。然后呢,然后用他的话说:今天开始进入“70后”的行列。

二十世纪感情备忘录

饭桌上,罗岗这样描述最可怕的人生:你在师大出生,你爸是师大的,你妈也是师大的,你们住在师大宿舍,你跟对门小姑娘青梅竹马长大,她妈是师大的,她爹也是师大的。你和小姑娘先在师大附幼,然后师大附小,然后师大附中,然后师大,一路同学上来,毕业以后双双留在师大。你们结婚,你们生孩子,孩子继续,师大附幼,附小,附中……

五十年前 我听的那些沪上讲座

这些年,常常请些作家、教授来学校作讲座,自己也总要陪座听听。有时不免分神,会想起自己学生时代听过的讲座。而在上海听过的那几次,虽则岁月消逝了半个世纪,却仍然未能忘怀。那时我比现在身边的大学生还小一点,才念高中的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