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印象»列表
生命的品质:张炜印象

刻简的人

  当我面对张炜那一排排著作,第一个感觉是,假如它们是用竹子刻出的竹简书,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形?摞起来该有多么庞大?如果是一刀一刀在竹简上剜刻出来,那要付出多少艰辛和时间?

  实际上,我在第一次拜读张炜的长篇小说《外省书》时就有这种感觉。那种联想来自于书中的分卷章节。我又回想起了阅读长篇小说《九月寓言》等...查看详情

河路争桥

“河”行东西,“路”穿南北,会于中土,立地成桥。

  “桥”直插河底,纵接于路。当属河耶路耶?一时引得河路相争。

  河曰:“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没有水就不会有桥,可见桥当归“水”所有。

以世界眼光“会通”文学

听乐先生讲话,与读她的文章感受是一致的:自由畅快,坦诚率直。

我认识的陶文瑜老师

这个礼拜,陶文瑜老师来天翔给我们做了讲座。说是讲座,其实更像聊天。

任溶溶:只求一生快乐

任老先生今年八十二,言语中爱运用的句式是:“我最喜欢什么,我最佩服谁,我最害怕……”

在现实和时代潮流中求索的作家 ——俞天白论(节选)

中年作家俞天白从五十年代就开始了文学创作生涯。他生长在一个传统文化氛围颇为浓厚的家庭,起首热衷的是朱自清、孙犁那种清丽淡雅、质朴简洁的文风,把诗情画意融合到民情风俗的描绘中去。这种追求在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吾也狂医生》第一卷中有明显的表现。随着政治气候的日趋严峻,他不得不放弃了最初的艺术追求,但他并未因此而放弃在他内心...查看详情

刘厚生:戏曲一个根本问题是提高

辩证法主张任何事物都有发生、发展、灭亡的过程,所以我也这样看待剧种的发展。历史上的文化现象,主要是看这种文化本身是一种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有的是封建迷信的东西,消亡了是好事,我们不要它。但是,只要是积极的,对人民有利的东西,在一定的形势之下,它变为弱势,那它则可能或吸收新的营养,转化变强,或跟别的东西融合,成为一种新的事...查看详情

批评和文学生活在一起

南方都市报:我们先从你的这部著作《双重见证》说起。这本书可以说是你的一部自选集,对吗?

“怀想漂泊”的北大学人

我的《迷失在阅读中》一书是请北大中文系吴晓东老师写的序言。我如此喜欢他的略带学人寂寞的沉着文字,是从《阳光与苦难》开始的,那是一本洋溢这青春迷惘、忧伤和理想的文集。当考研日记终于出版的时候,我又翻出了自己当年的文字来表达对吴晓东老师的感谢。

"铁娘子"也懂得服从

现在的党校教育也真是开放,连撒切尔前首相的哲学也纳入了浦东干部学院的“危机管理”课程。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学院一位教授接受采访时还将影片《铁娘子》的名句信手拈来:“注意你的言辞,因为它将变成行动;注意你的行动,因为它将变成习惯;注意你的习惯,因为它将变成性格。”

“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收到史中兴先生寄来的新作《才子》,随即拜读。花了两整天时间一气读完。感慨良多。史先生老当益壮,近年来著作发表频率在同龄人中可夺头筹,且散文、杂文、随笔、小说交错发表。就长篇小说而言,在《隔世》之后随即有了《隔洋》,如今又有了《才子》,也实证了创作与年龄并无必然的关联。

傅国涌:一面沿途漫步的镜子

在滚滚红尘的忙碌中,漫步已变得奢侈。在实际利益高于一切的世俗喧嚣中,文化漫步更是一种奢侈。曾几何时,法兰西文明滋养过包括陈独秀在内的几代中国知识分子,无论是伏尔泰、卢梭、雨果、左拉,还是萨特、加缪,无论是拿破仑还是戴高乐,国人都并不陌生。边芹的《一面沿途漫步的镜子》再次唤醒我们对法国的记忆。法国大革命带来的震撼两百多年...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