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印象»列表
老北大的故事之一“太学传统”

小编语:夏晓虹教授对北大感情颇深,自《从北大起步》一文的文题便可见一斑,夏教授的先生陈平原教授亦是如此,近年来陈教授怀着对北大的深厚情感投入到对北大精神以及更为宏大的大学教育的研究当中,小编在此找来陈先生先前所写关于老北大的一些文字,在这之中我们或许能获得更为真切的“北大印象”。

摘自史铁生《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夏天拦牛可不轻闲,好草都长在田边,离庄稼很近。我们东奔西跑地吆喝着,骂着。破老汉骂牛就像骂人,爹、娘、八辈祖宗,骂得那么亲热。稍不留神,哪个狡猾的家伙就会偷吃了田苗。最讨厌的是破老汉喂的那头老黑牛,称得上是“老谋深算”。

摘自史铁生《我与地坛》

逝者的文字:史铁生先生走了,走得匆忙而悄无声息。逝者生前对他人无所求,只是默默用自己的思考消化着疼痛与哀伤,生出一篇篇灵魂的文字,留给后人。或许,对逝者最好的怀念就是安安静静地阅读他的文字。小编选摘了先生的作品《我与地坛》《病隙碎笔》《老屋小记》《我的遥远的清平湾》中的部分内容,我们相信,文字可以超越生与死的界限,而逝...查看详情

印象:这是一个网络红人的时代

形形色色的网络红人,带给我们的不仅是视觉上的冲击,更有心灵的深深震撼。在雷完人、恶搞完之后,这些令人难忘的脸孔现今又在何处呢?

关联7487主文章456

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87主文章456关联74...查看详情

《尼伯龙根的指环》面面观

《尼伯龙根的指环》面面观

第一页
1
2
3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