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印象»详细


乡土上海:评彭瑞高的《男人呼吸》

日期:2013-09-13作者:admin点击:684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海的作家写什么,都摆脱不了都市气,所谓都市气,是指城市人的感觉、趣味。那些直接写上海的酒吧、商厦、淮海路、衡山路、老克勒、歌舞明星、沙文利西点的作家作品,自不必说,就是眼睛向下,专写苏州河畔、梅家桥边小户人家、落难子弟和暴发户的作家作品,也脱不了上海的城市气。上海就像一个筐子,所有那些有都市气的作家,不管他或她自己怎么声称与上海的都市生活没有关系,也不管那些有普罗情结的作家革命激情有多旺盛,到头来,人们读到的,感觉到的,还是上海人的经验和视野,印象中,只有上海人才会这样思考、生活,上海的作家就是摆脱不了这样的上海印记。

但与这种洋场味隔绝的上海作家中,彭瑞高是一个。他作品提供的经验,似乎永远是上海城市之外的东西,也就是没有被城市化的乡土上海的经验。记得以前曾读过他的小说《本乡有案》,讲的是上海郊县乡村里发生的故事。其中的乡土味,让人难以忘怀。这不是那种模仿别人,费尽心思做出来的小说,看得出,作者对郊县乡村生活十分的熟悉。他表现那里的人和事,驾轻就熟,拿过来就能够写,不像一些上海作家写底层,写来写去都是概念化的小保姆、打工仔,一望便知是图解出来的东西。在上海作家中,能够像彭瑞高那样熟悉上海郊县乡土生活的作家,的确不是太多。新近读他的长篇新作《男人呼吸》,还是能够感受到他的那种乡土热情。作品讲述了一个插队知青欧阳文龙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参加高考,一步步个人奋斗的故事。故事的背景是某省城和某个乡镇,但读着读着,总觉得这是上海郊县的故事。道理很简单,一是故事发生地属于开化的地方,人们的为人做事虽不像上海那样开放,但还是不同于闭塞的内地。甚至是政治上的打击迫害,也是有着这种开化地区的地方色彩。像乡里的林书记对广播员的占有,便是一例。二是这里的人,对文化人似乎还是心存敬畏之心。像欧阳文龙之所以能够一步步奋斗上来,说到底,是这个地方的人看人看事,有着一种地方文化的眼光,这里的人们不太相信标语口号之类的政治,而宁愿相信一个人的实力,能够高考中状元的人,多多少少总能够赢得人们的佩服和帮助。欧阳文龙的个人奋斗,有点像路遥《人生》中的高加林,而他在女人堆里左右逢源,又有点像贾平凹《废都》中的庄之蝶。尽管这个人物与很多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有某种精神上的相似,但最终欧阳文龙还是属于他自己,没有人能够替代他的存在。

《男人呼吸》这样的作品出现在今天,我的感觉,像是一份历史的备忘录,让人们差点快忘记的东西,猛然间被兜露出来。当一些人以底层自居,将底层过分诗化时,《男人呼吸》则适时提醒人们,底层、乡村并不都是田园牧歌的。这种不高不低的文学姿态,说不上有多么深奥,但确实非常的实在和恰到好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