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印象»详细


巴金的严谨

日期:2013-07-29作者:王镫令点击:571转播到腾讯微博

  整理祖父遗留下来的书籍时,发现他书写的两条小楷:“只有一点微弱的灯光,就是那一点仿佛随时都会被黑暗扑灭的灯光也可以鼓舞我多走一段长长的路”“几盏灯甚或一盏灯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彻黑暗,可是它也会给寒夜里一些不眠的人带来一点勇气,一点温暖。”我的祖父王慎夫先生是巴金作品的忠实读者,他喜欢巴金的《灯》,便把上面那两句话抄写下来,一直压在他那大书桌的玻璃台板下。我也是巴金作品的忠实读者。粉碎“四人帮”后,我曾经写信给人民教育出版社,建议将巴金的《灯》收进高中语文教材。当时祖父已经去世,父亲跟我开玩笑说:你叫“灯令”(祖父让用古代的“镫”),你应当特别关心《灯》。

  1988年,我第一次教学《灯》时,在灯下备课反复地读着:“我的心常常在黑暗的海上漂浮,要不是得着灯光的指引,它有一天也会永沉海底。”我回想着巴金在抗战时期的奋斗,可思路更多地转向他在“文革”时期的挣扎。面对史无前例的野蛮,巴金是怎样挺过来的呢?我以为,在那“黑暗时期”,也是灯光救了他,他心里一定还有一点灯光,正是这“一点灯光”使他顽强地活着。于是,我在当年的11月22日给巴金写了一封信,请问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信是让巴金的朋友,我校的高老师带去的。巴金当时身体还比较好,11月25日他就给了我答复:“谢谢你的关心。你的理解可以。‘文革’是一场空前的灾难,我当然感到苦闷,但心里也确实存有一点希望,一点亮光。有一次我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无意中发现有一位女青年在看《家》,我心里是很激动的。我相信人民会对我有公正的评价,我决心活下去。我写作《灯》时的情况今天还记得,它确实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篇散文。”

  第二年,我在给《语文学习》写《灯》的教材分析时,把我的提问和巴金的答复写进去了。读者很感兴趣,几家杂志和大学学报都转载了。写作《巴金传》的开垒先生告诉我,在新编《巴金书信》时,有人建议把关于《灯》的答复编进去,巴金说那是请高先生传达的口信,就不收入了。是的,巴金先生非常严谨。那天,高老师将巴金的口信记录下来,第二天放在我的办公桌上,那是他的笔迹,并不是巴金的亲笔。巴老的晚年,在“真”上决不含糊。

       来源:新民晚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