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印象»详细


江晓原:教授陈尚君的幸福生活

日期:2013-07-16作者:admin点击:540转播到腾讯微博

  我今天是作为陈尚君教授的老朋友来的,我认识陈尚君教授二十五年了。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个雨天的下午,在复旦的宿舍里面。当时尚君兄还是朱东润先生的研究生,我那时候还是本科生。二十五年来,我和陈尚君教授做着不同的学问,所以对他的两部书我就不要假充内行评价了,我讲三点供大家参考。 
  第一点是,陈尚君教授老是在做这些慢工细活的研究,在他的书出来之前,我就想过,他跟科学界的一个人物很像。近年在科学界有一个佳话,大家经常讲的,就是悬而未决达三百五十年之久的费玛大定理被证明了,三百五十年来,对这个大定理许多科学家都试过,后来有一个叫做怀尔斯的英国科学家用了七年时间将之成功证明了。这7年里,怀尔斯不做别的事情,为了掩盖他做大工程,还故意发表两篇小文章,让人家觉得他还是正常人之外,他把全部的工夫投在证明工作上。刚才一些先生描绘陈尚君教授状况的言辞,跟怀尔斯有相似之处。愿意花很多年的时间做这种事情,这个劲头是非常像的。怀尔斯当然我没有见过,我只是读过他的传记,而陈尚君是很熟悉的,因为陈太太和我太太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她们俩经常煲煲电话粥什么的,所以我比较熟悉陈尚君的工作生活。我觉得把陈尚君所做的工作跟怀尔斯相比是完全恰当的,这也是补充一个佳话。 
  第二点,我觉得很有必要提出来说说。刚才陈思和教授说,这样的会应该叫学生来听,那么我觉得我下面说的这一点特别应该让学生听。刚才各位在对陈尚君教授工作和学问的描述中,都会让人觉得陈尚君教授是一个非常刻苦的人,他很用功,这是毫无疑问的,肯定是刻苦的。但是我想补充的是,陈尚君教授过着幸福的生活。你们不要以为陈尚君教授做这个事情二十年辛苦,像一个苦行僧一样——他不是一个苦行僧。就像曹旭先生说他点三盘蚊香的时候,他并不痛苦一样。玩的时间多不多不要紧,关键在于做这个事情有无乐趣。陈尚君没有觉得他做这个《全唐文补编》、《旧五代史新辑会证》是件痛苦的事情,他乐在其中。幸福是以自己的感觉为准的,你自己觉得幸福的时候才是幸福的,不是外面人看到你是不是幸福。陈尚君教授辛苦治学取得这么好的成就,但是陈尚君教授并不是一个苦行僧,如果这一点我们不强调的话,有很多同学会望而生畏的:陈教授好是好,但要我这样做,我怎么肯呢,这么苦的事情我干吗要做呢?所以我要提醒大家,二十年来,陈教授过着一种幸福的生活。这是我要说的第二点。 
  然后说第三点。在如今对学术进行量化考核的风气下,是产生不了陈尚君这样的学者的。其实刚才有一些先生已经涉及到了,就是现在我们学术界流行的量化考核,危害极大。我自命应该算是国内学者中率先攻击量化考核的人之一,我现在经常在媒体上攻击量化考核,我觉得量化考核正在迅速地毁坏我们的学术。刚才提到的怀尔斯这样的故事,或者眼前活生生的陈尚君的故事,如果我们按照量化考核这样搞下去,这种学者都将无以留存。怀尔斯按照我们这样量化考核早就下岗了,对陈尚君教授如果这样考核的话,也会出现问题。但陈尚君教授愿意以一己之力做这些看上去吃力不讨好的学问,而不是迎合现在的量化考核,如每年发表三篇论文等等。 
  另外,刚才陈思和教授提到中流砥柱,我觉得很对,中流砥柱现在确实靠一个人做是做不到的。复旦大学中文系能支持陈尚君教授,复旦大学某些机构也支持他,他们还赞助他,包括出版社出版这些书,我觉得这些行为都是对量化考核的抵制,尽管有的主观上不那么明确。这个意思也就是陈思和教授说的中流砥柱是大家一起来支持的。所以呢,从这两本书的成果,今天能够出现这样的成果,就说明量化考核在有些地方还是得到抵制的。我希望对于量化考核,我们每个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抵制它,这样中国的学术才会前进。 
  最后当然我要向陈尚君教授个人表示祝贺。那天他送书来的时候,我已经向他表示过了,我在这里再表示一次。谢谢大家!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