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延伸阅读文章»列表
陈辰:假象的幸福

德臣帕尊出生和成长在不丹,我在尼泊尔遇见了她。她的丈夫在加德满都的一个公益医院做大夫,两个女儿在印度德里念书。她眼下没有工作,作为佛教徒,在藏传佛教的雪谦寺里义务做些事务性工作。她受过很好的教育,英文相当棒。我们在尼泊尔雨季里难得的晴朗炎热的下午一起喝啤酒,地点就在加德满都著名的博达哈佛塔广场。一阵阵的微风卷着尘土屑从...查看详情

彭瑞高:东家女

连生把脚伸进被窝,背靠壁脚,从枕下拿出一件球衣,悄悄对我说:“洗过了。袖口也补好了。还缝了一块垫肩!”

  我取过球衣,看那密密细细的针脚,轻声问:“是她?”连生点点头,显出神秘而得意的样子。

  “她”是指东家小女儿西凤。这年冬,我们开河吃住在她家。其实她家已没有几间房了,堂屋、东西厢房、耳房,都成了生产队仓库和...查看详情

王蒙:中餐与西餐

莫言获奖,有人问他是否有意移居国外,他断然否定了这种可能性,原因之一是他爱吃或必须吃中国饭。

  我还听一位旅美的华裔美女作家说过,她的中国胃是改不了的啦。

  而我在1994年纽约中美协进社的一次演讲会上,回答中国人的爱国精神问题时说,第一我们有唐诗宋词,有汉字文化,这是中国心;第二我们有中式餐饮,这是中国腹。心...查看详情

王晔:夏天的“鼻涕虫散步”

冬天,遇到下雪,起初以为美,到了雪连绵不绝数月,每天要奋斗着挖出门口的通道,心头的审美之意和经受了挫折的爱一样,一点点淡了。天漏着,是个巨大的筛子,抖下的,不是面粉,倘若是,该是多么大的丰收呵——对每家每户,在经济不景气的年月。我真是这么想,总觉得,雪不能白白地下,光来给人添麻烦,让人走着摔跟头,让汽车在路上打滑,让火...查看详情

朱子南:“陆苏州”与“糖醋现实主义”

在各种“主义”流行一时的时候,陆文夫说他奉行的是“糖醋现实主义”。他以笑意去发现生活中的甜,也以笑意去观察生活中的丑。他对自己作品的风格评定为:甜中有酸、酸中有甜。他绝不在作品中出现怒目金刚式的文字。这可能受到传统苏州人软糯性格的熏陶,也受到了苏州甜甜酸酸食品的影响。

陈村:黄石的最美上海

今年一月九日,黄石在“小众菜园”开了个帖子,宣告在画《最美的上海》。当天贴的图是上海的核心:“俄罗斯领事馆和外白渡桥”。图中远景是上海的电视塔“东方明珠”,它原先身材矮胖,图上看去居然有点挺拔的意思了。马路、大楼、塔、桥,这座名声最大的桥下不言而喻的江河,拼出上海的基本轮廓。

  上海1843年开埠后,它什么人都见过...查看详情

毛尖:十年

上海书展十年了。十年是什么?从一千年前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到今天歌里唱的“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中国文艺中的“十年”一直就不是一个时间概念。

  其实不仅中国,英美文学中有很多“十年前”,日本电影中有很多“十年后”,说得色情点,“十年”就像是时间中的G点,是高潮装置,也是回忆机制。所以,今年...查看详情

刘心武:也曾隔窗窥新月

我14岁那年,在一个绿皮本上写诗,第一首叫《绿色交响乐》,被母亲偶然发现,她说:“倒有些‘新月派’的味道,不过现在是新时代,你不要学那种旧格调!”我驳她:“我看过鲁迅文章,知道‘新月派’不好,我怎么会去学?何况我到哪里去看‘新月派’的诗?我一首也没有见过啊!”母亲也就算了。那一年我订了《文艺报》,那时的《文艺报》四开左...查看详情

平如美棠

我读《平如美棠》(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5月版),先是觉得饶平如的文字非常之好。

  我喜欢看他写少年时江西南城普通人家的生活,真切,细微,难得又从容简净。比如写八岁时的发蒙仪式,“礼毕,客厅的一旁早已备下酒水肴馔,现炒几个家常小菜,饭菜的热气好像是专为了要将方才的肃穆消融才有的。

王镫令:冯友兰与泰戈尔在纽约的会面

韩国女总统朴槿惠坦言: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是冯友兰的哲学著作安慰了她,对人生有了新的希望。这引起我极大的兴趣,立即研究冯友兰先生,并且自以为有所发现。

  我们津津乐道,泰戈尔1924年首次访华,徐志摩第一次见到泰戈尔就完全为之倾倒,拜为诗圣,称其父亲,陪同全程,兼做翻译。我们很少知道,早在1920年11月30日,在哥...查看详情

唐吟方:我所知道的朱家溍先生

朱家溍(1914—2003)先生去世后,我常常回想起和他过往的一些事,大多是琐碎的小事,比如为工作或私事向他求教,比如求字。这样平常的事值得写吗?一直很犹豫,最后还是决定写,因为朱先生学术上的成就,有他的文字著述在,大家都看得到,日常生活里的朱先生怎样?未必都有机会感受。

陈尚君:140字能写什么

从推特到脸书到微博,据说流行好几年了,可是我全无感觉。年初,太太为我在新浪注册了一个,仍全无兴趣。直到春节后,得悉虽然一字未写,粉丝已经有一百多,这可太有损名头了,学了一两招,就莫名地上手。按照习惯,文章总该有题目吧,我也不管别人如何,就这样开始了。据说这还有些开创性,真是天知道。四个多月,居然写了近千篇。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9
10
11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