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人物相关报道»详细


施雪钧:作曲家心里要有听众

日期:2013-05-02作者:admin点击:1002转播到腾讯微博

——评“上海之春”闭幕式音乐会徐景新新作《春潮》

  “上海之春”秉承一贯传统“推新人、出新作”,每年音乐节都推出大量的新作,这很可喜。可“大浪淘沙”后,真正能留下的作品却凤毛麟角。音乐节闭幕式音乐会上,作曲家徐景新的首演新作——交响合唱《春潮》,无疑是音乐节52部新作中,站立潮头的出色作品之一。

  徐景新在今年接连出手的两部大作中,(另一部为《铁军之歌》)都试图告诉听众,音乐的本质是与人沟通。因为,艺术越趋向高级就最简单。

  很佩服“上海之春”组织者的勇气,在当前音乐批评缺位、音乐生态变异的今天,重要的闭幕演出全部上演新作,本身就是一种风险。因为,许多新作品,从根本上说就是用完就仍的“一次性消费品”。

  这场名为“春之韵”的新作品音乐会,上下半场,判若两场音乐会。上半场,我似乎在其它星球上“梦游”,几部作品中,没听到一句完整的旋律,乐曲充满着离异的幻想和苍穹般的深奥,那旋律,凭地球人那点音乐素养,恐怕永远也难以听懂。

  开场曲是沈叶的交响诗《纪念》。这部作品,沉闷压抑有余,而生命的永恒和可贵的人性体现不足,像一块调色板,色彩没调匀。如果不看动人的解说词仅凭耳朵听音乐,鬼知道这部作品在说些什么。这使我想起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简洁明了的音乐语汇,从乐曲声起时就让你明白了俄罗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需要看说明吗?不用,音乐告诉了你!

  接下来,两部大提琴作品《黎明》和《交响幻想曲》的同时出现,令人倒胃口。大提琴协奏曲《黎明》,解说词文采同样动人,可音乐呢,听不出黎明,倒是听出了黄昏。也难怪,以“朦胧诗”作为创作根基,只能创作出“朦胧音乐”来,因为,它的基因具有先天性。让人纳闷的是,当今作曲家们为何如此一窝蜂地为表现力并不丰富、受众面狭窄的大提琴写作?我不知道,这些新作是为某种需要“量身定制”的还是服务于音乐大众的?

  这种“梦游”状态,直到下半场才重新回到了现实音乐世界中。当恢弘大气、旋律动听的《春潮》奏响时,听众为之一震并找到了感觉,音乐会高潮来临了。这种能震撼音乐大众心灵的力量,使我想起了哈罗尔德·C·勋伯格的名言:“浪漫主义是没有界限的美——是美丽的无限”。

  我在另一篇评论陈钢先生新作的文章中写道:现今许多新作品音乐会上,要找这样的感觉有点困难。不少新作品,让人听觉感到很“痛苦”甚至无法忍受,于是,失去耐心的听众纷纷中场转身离去。

  音乐的特质本来很简单——与人沟通。现在却被堂而皇之地冠名“创新”后披上了神秘的外衣,变得难以与人沟通。恕我直言,不少作品那停顿的、无旋律的、冷漠而古怪的音乐语言让音乐大众晦涩难懂;有的新作,光怪陆离的音响,简直就像“欺人的巫术”,让听众的听觉变得僵化,无法在传统美学的统一中找到标准,人们弄不明白,听这类音乐,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审美和听觉……

  显然,徐景新先生的交响合唱《春潮》,体现了老一代作曲家深厚的功力;他的音乐语言,既通俗易懂,又有深度力度,没有浮夸浮躁、没有艰难晦涩、没有标新立异、没有极端标榜个性。说白了,作曲家心里装着听众。

  用音乐表现政治题材,对作曲家而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然《春潮》这部作品,艺术手段将政治题材诗意化了,总体把握的很得体。整部作品,徐景新先生彰显了海派作曲家的大气、灵气与才气。六个乐章一气呵成,主题庄重突出;音乐语言清新优美,旋律中有灵气;创作手法上的简洁、多样以及技法上的娴熟,显示了作曲家的才气。作品中所显现的深度沉思与纯净美好,震撼着人心,很有冲击力。 

  第四乐章“沸腾热土”,有呼吸、有意境,而第五乐章“星夜摇篮”,女中音董芳出色的音乐表现让人赞叹。她的歌声,将听众带入了壮丽、纯净、美好的无限遐想意境中。显现出作曲家走入了激情之境后的神思喷涌,音乐也走向了高潮,成为整部作品中的精彩之笔。

  音乐是门遗憾的艺术。《春潮》也不尽完美,尚需进一步打磨。例如:乐曲开始前的诗朗诵,实为画蛇添足;作品音乐的份量还可以加重;主题音乐还可以再扩展等等。但是,艺术上的小瑕疵,无损与作品的本身,因为它一诞生就站住了脚。

  难能可贵的是,曾获得“中国电影百年”特别贡献奖,中国电影音乐人中最值得记忆的优秀作曲家之一的徐景新,在几十年的创作中,首先想到的是听众,他认为,听众,是他的音乐赖以生存的土壤。在这部新作品中,我们看见这一艺术创作思想在其音乐中的闪光。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天体现象。卫星运转,有它的轨道,一旦偏离轨道,就成了太空垃圾。艺术也如此,有它自身的定律,不能与听众沟通的音乐,那只有死亡。

  来源:中华乐器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