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人物相关报道»列表
“全军覆没”背后的“警示!

  上音仿佛时逢多事之秋。   前段时期,除负面“新闻”接二连三外,更难堪的是,不久前又爆冷,在CCTV举办的中国首届“钢琴小提琴大赛”上大跌眼镜。参赛的5名选手,策马拖戈,遭遇全军覆没。籍以自慰的是,毕竟小提琴拿回个一等奖,多少挽回一点脸面。传统强项钢琴“阴…...查看详情

施雪钧:作曲家心里要有听众

——评“上海之春”闭幕式音乐会徐景新新作《春潮》   “上海之春”秉承一贯传统“推新人、出新作”,每年音乐节都推出大量的新作,这很可喜。可“大浪淘沙”后,真正能留下的作品却凤毛麟角。音乐节闭幕式音乐会…...查看详情

笛箫长鸣送俞逊发远行

  宁静空朗的《天地太极》笛声从“天外”空灵飘来,久久回绕在龙华殡仪馆大厅。昨天上午,闻讯前来的音乐家朱践耳、陆春龄、闵惠芬等与海内外近千名各界人士,在肃穆中手持百合花,早早排起了长队,挥泪送别一代笛子大师俞逊发。     低回吟咏的乐声,寄托着人们无尽哀思。大厅门楣正上方…...查看详情

阿宝与陕北民歌

  “阿宝”的大名,眼下在中国,恐怕无人不晓。   从“金光大道”走进春晚,再成为“中国三大男高音”之一,频频现身音乐会及公众场合乃至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个唱,阿宝走红天下,满打满算,也就两年多点时间。其速度之快,简直就像搭上了飞向太空的“…...查看详情

“我没有最喜欢的东西”

小楼很静。 屋里的光线有些暗,倘是夏天,窗外的爬山虎几乎会钻进窗来,但这个时节,地板上散落的是它们的枯叶。到处堆积着书和杂志。张定浩站起来,高高瘦瘦,像个书生。他说起话来稳而淡,不大像射手座。 他一直握着那杯咖啡,在暖手。 张定浩爱读中国古代原典,也钟情西方文论,他说可以学习后者的文体。其实这两个喜好—&m…...查看详情

张定浩的诗

我为什么会喜欢张定浩的诗,这个道理很难讲。 第一是他的语言,没有多余,干净。和我个人的习惯有关,我喜欢干净利落的语言,否则就当作者是没有考虑清楚——思想问题解决了,语言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如果语言问题没解决,那思想问题肯定没解决。语言是第一步。即使在繁复如《蜻蜓》这一作品中,精致、绚丽的语言也具有…...查看详情

但为君故

  我有时读古书,觉得言语文字曾经真是有强悍的力量,不像现在。比如田单攻聊城岁余不下,鲁仲连只是写了封信给素不相识的守城燕将,就结束了一切。《史记》里记录的鲁仲连书信绵长华丽,究其要点,不外乎《资治通鉴》引括出的一句话:“为公计者,不归燕则归齐。今独守孤城,齐兵日益而燕救不至,将何为乎?”为公计…...查看详情

文学与生命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I》收录了十六位名作家的访谈,我最喜欢的,是欧内斯特·海明威的那篇。(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访谈是从一个直接且根本的问题开始的,“真动笔的时候是非常快乐的吗?”海明威回答:“非常。”接下来,则是《巴黎评论》的保…...查看详情

文学就是好玩

                          …...查看详情

只有写作,才能排除写不下去的恐惧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如果说唐朝女诗人李治的《八至》背后,有诸多的体验才有如此凄凉无奈的感触,那么自称“蜗居男人”的作家叶兆言,又以怎样的想像虚构出“大房与小三之争”?   叶兆言的新书《苏珊的微笑》(江苏文艺…...查看详情

叶兆言的家事

父亲本不愿他当作家   叶兆言出生于1957年,刚满30岁的父亲叶至诚时任省文联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是当时文联机关最年轻有为的干部;其母姚澄是省锡剧团著名演员,正红透半边天,一家人都陶醉在幸福中。“兆言”这个名字,就是各取夫妇俩名字中的“姚”和“诚”…...查看详情

写作者不要想畅销

[关于写作]   “流行观点认为,畅销书不是好东西。可没有一本世界文学名著不畅销的,不畅销就不是名著,这就是文学的真相。”   记者:写作之初没发表的作品,现在都能发了吗?   叶兆言:享受写作非常重要,享受评论是无趣的。我真的很幸运,能写得非常快乐,就像能爱一样,没什么道理可言。我爱写又能写,…...查看详情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