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列表
诵诗:狮子山下鸣尺八

在香港,爱文学的人有一个好去处,就是浸会大学的文学院。这儿来来往往的尽是世界各地的文学人士,校墙上走廊上包括饭厅电梯处,常有一些文学演讲会研讨会的海报,可见文事很盛。这里的人如果逢会就赴,也会很累的。

第三种选择——谈数字时代的写作方式

我们现在过分地依赖技术,这确实伤害了人类的心灵。新的科技发明失控后会危及我们的生活,如核技术让我们如此的胆颤心惊。实际上互联网和电视的发明,一点也不比核发明带来的问题简单,甚至还要更复杂。这种发明也许更加危险也更加具有日常性,它伤害我们的方式也比较隐蔽。它的反作用力,会从精神上而不是肉体上毁灭我们。互联网之类有它无可比...查看详情

边地不寂寞

在四川与贵州、重庆交界处有一座古老的小镇,叫“二郎镇”。它处于三区交界的边缘,锁在重叠深山中。

  踏上这里的街巷,身处有些突兀的静谧,令人忍不住猜想:这里太远了,究竟有哪些多情的趣人到过这样的镇子?这里又为何热闹起来,涌动着不息的人流?

大有若无

阳光经过三棱镜折射,分散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有色光;这七种光又可复合为不见任何色彩的白光。“分”则七彩都“有”,“合”则七色全“无”。

  带正电与带负电的载体用导线将其“合”在一起,即可变成不带任何电荷的电中性物质;反之,发电机与电池正是通过机械方法或化学方法,又从电中性材料中重新“分”出正负电来。分则“有”电,合则...查看详情

坐看黄叶飘落

深秋时节,古银杏树灿烂金黄,矗立绿茵之中。闲来趺坐草坪,静观扇叶飘落。

  落叶自有谢世之美。这种美源自它至纯至净的无我之心。每片落叶离枝前都要把自身保有的珍贵养分移交给相连茎干。

四足平稳

黄永玉《芥末居杂记》中,有这样一条——

  桌四足不齐,忐忑左右,鼎见而笑之曰:“以我阔颈丰腰之躯,尚三足足矣,且不论崎岖,立地即稳。君足撑持仅一板耳,似可深思!”桌自惭形秽,锯减一足,扑地不起。

从中国文化走出去想到林语堂

1938年,林语堂用英文写的、向西方介绍中国文化的《生活的艺术》一书出版,引起轰动,成为美国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且持续时间长达52个星期。后来,此书在美国重印了四十余次,并被译成十多种不同的语言,包括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丹麦、瑞典、西班牙、荷兰等,直到今天它的影响力仍然不衰。林语堂1935年写的《吾国与吾民...查看详情

伯父的遗憾

我的第七个伯父乐森璕是乐氏家族学术成就最高的人。他是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第一批学部委员,科学院院士。192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30年代在德国马堡大学师从著名古生物学家魏德肯教授。他的博士论文《华南广西省中泥盆世四射珊瑚化石群》,详细描述了大量四射珊瑚化石种属,并与莱茵区的化石进行了对比。回国后,他对川黔桂粤等省的矿产...查看详情

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费孝通先生将文化自觉归结为16个字:“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魂归朗润园

【编者按:2009年7月14日下午三点,由中国文化书院主办的“季羡林先生追思会”在北京大学治贝子园举行,多位知名学者冒着酷暑赶来,深情缅怀季老的嘉言懿行与学问人生。本篇为北京大学教授乐黛云先生的书面发言,天益网受权首发】

陶文瑜:金石咏风

金石指的是篆刻,咏是宋咏,风是潘风。

纸上二人转

我和车前子同年出生,差不多三十来年前,我们一起痴迷诗歌,十多年前,不约而同开始了散文写作。三四年前,我遇上老车,说起心里的想法,我说我的文字很难提高了,也到了这个年纪了,文章有点写不动了。老车说,他也有这样的心思,要不我们做书画家吧,就这样我们开始练习字画,直到现在。其实干同一行当,未必就能做成朋友,大家开水果店,你怕...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