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列表
鲁迅 《兔与猫》

住在我们后进院子里的三太太,在夏间买了一对白兔,是给伊的孩子们看的。   这一对白兔,似乎离娘并不久,虽然是异类,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天真烂熳来。但也竖直了小小的通红的长耳朵,动着鼻子,眼睛里颇现些惊疑的神色,大约究竟觉得人地生疏,没有在老家时候的安心了。这种东西,倘到庙会⑵日期自己出去买,每个至多不过两吊钱,而三太太却花…...查看详情

上海的墙

 墙,是一座城市的面颊,映照出一座城市的内涵。    上海,是一座集传统与现代于一体的迷人城市。    上海的墙,是一张吸引人的大银幕,映出迷人城市的美丽。    衡山路沿线的墙是美丽的,枝…...查看详情

寻马路

初到上海的新移民,都会碰到找路的难题,而许多生活在上海几十年的老市民,若不是经常在外活动的,也时常要为找一条路犯愁,其实其间是有些窍门可以掌握的。        方法就是对上海各个时期的历史文化有个大致了解,了解了历史文化,也就大体找到了起…...查看详情

衡山:恋人剧院

衡山路838号   衡山电影院一直以“花园影院”闻名沪上,位于衡山路休闲街上,毗邻徐家汇商城和徐家汇绿地公园,地段优越,闹中取静,是恋人们的理想影院。   衡山电影院于1951年兴建,到1952年1月5日正式建成开业。新中国第一任上海市市长陈毅同志为衡山电影院题写了院名,前苏联、印度、越南、朝鲜…...查看详情

《在悬铃木的浓荫下》

我记忆中的那个衡山路已经不存在了,虽然一度被移走的行道树,在地铁建成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但是那份树荫下的寂静早已荡然无存。     衡山路一号,一家文化大革命以后最早出现的私人咖啡馆,狭小的空间里曾经挤满了音乐学院的学生。价格低廉的饮料和食品,单扇门和小玻璃窗。我曾经和友人在…...查看详情

衡山路上最后的守望

倘若不是在衡山路办事路过衡山电影院,我是怎么也不会大清早走进开设在这里的衡山书苑听一档评弹的,即便我早就知道了这个坐落在徐家汇地区硕果仅存的书场,即便我也确确实实是个忠实的评弹爱好者。走在这条上海城市气息浓郁的马路上,两边是连绵不断的欧式建筑风格小楼、开敞式的围墙庭院,茂盛的梧桐树叶似穹庐般把整条街道遮了起来,秋阳从叶...查看详情

最后的遗嘱——怀念季镇淮先生

1997年四月间访学哈佛,突然辗转得知恩时、北京大学季镇淮先生不幸于三月十四日去世的消息。不能一瞻遗容,谨写以下文字,以抒悼念之情。 去年一月中旬,我应台北《中央日报》之约,为“印象大师”专栏写了一篇“季镇淮教授印象”题为《以学为乐以史为志》。结稿后,给动过白内障手术、尚…...查看详情

《诗骚传统与文学改良》后记

收集在这里的二十篇文章,字数不多,历时却不算短。说来惭愧,集中《李白的好神仙与从政的关系》初稿完成之日为1980年6月,《梁启超与二十世纪中国学术思想》则是发表于今年第五期读书杂志上的近文。这虽然并非我十五年来写作的全部成品,此前也曾出版过三四本专著或学术随笔,但此书对我仍有特别的意义。 唐人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的两…...查看详情

《清华同学与学术薪传》缘起

编这本书,起因于找一本书。 记得是2002年,其时我辑佚的《〈饮冰室合集〉集外文》已交给出版社三年,却还在编辑手中校对不已。反正书未印出,但凡有新发现的梁启超佚文,我便随时转去,嘱编辑插入。当时,由梁氏晚年亲近的弟子周传儒与吴其昌笔记的《北海谈话记》尽管已排列其中,我却一直深感遗憾,因为此文乃是录自《梁启超年谱长编》(…...查看详情

《觉世与传世——梁启超的文学道路》后记

我开始研究近代文学、研究梁启超,是很偶然的。 大学期间,我的兴趣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对唐诗着力更多。不过,这只是相对而言。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勤奋的人,因为学问之外的嗜好太多,人又很懒散,也就注定了我的研究很难有大成就。由于多读了几本唐人诗集,写过几篇谈李白、杜甫的文章,颇得老师们的好评,后来竟也发表了,于是,我觉得,我的…...查看详情

几代人的事业——与季先生谈文学史

在谈话中季镇淮先生一再表示,对他走上治学之路最有帮助是两位导师,即闻一多先生与朱自清先生。闻先生聘请他到清华做助教,使他的学术研究得以继续。朱先生在闻先生去世后接任系主任,主编北平《新生报》的《语言与文学》副刊,督促季先生写作,使他的论文能够源源不断地发表出来,坚定了他从事学术研究的决心。对两位导师的培养与扶植,季先生…...查看详情

《北大精神及其他》序

虽然三年前与平原君合编过《北大旧事》,但谈论北大精神,仍为我力所不及。若说到与北大的关系,我倒比平原君开始得早。他还在南国采红豆时(平原君曾为中山大学学生刊物《红豆》的编委),我已在燕园读书六年。应了那句俗话:“远来的和尚好念经。”或果如东坡居士所体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