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列表
王镫令:吴馨校长与上海商团

吴馨先生1902年创办务本女塾,开中国人创办女校之先河,这是为教育界所熟知,也为老上海们所津津乐道的。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吴馨在担任务本女中校长(1902-1916)的同时,还是上海商界的领袖,1911年辛亥革命时,他还曾带领商团攻打江南制造局。

上海商团是资产阶级政治性武装团体,以“保民”为宗旨,维持地方秩序...查看详情

王镫令:中日词家“酷相思”

 女词人张珍怀生前是上海市第二中学的语文教研组组长,教学之余,对词也颇有研究。她在著名学者夏承焘先生的指导下,费尽心血,收集了日本的槐南、竹隐、竹溪三家词,又在海外朋友的帮助下,出版了专著《日本三家词笺注》。该书酝酿筹备时间长达二十多年,终于在市二中学校庆110周年的时候出版。

王镫令:读《鲁迅书信》的一点发现

儿时读《语文》课本,对一篇纪念鲁迅先生的文章《一面》,留下很深的印象。脑子里始终存放着这样的记忆:一位青年,是老上海的汽车卖票员,有一天走进内山书店,看中了书架上一本写着“鲁迅译”的《毁灭》,很想买,一看书价:一元四角,犹豫了。内山老板走过来热情推荐,又回头请正在店里的鲁迅先生过来。鲁迅先生从书架上拿下另一本《铁流》,...查看详情

唐吟方的《雀巢语屑》

吴冠中的水墨江南赏心悦目,他的一些国画作品可以说是“形式美”的范本,譬如几乎成他的“标志”的《双燕》,江南水乡的韵味在洗练的近乎“空白”的描绘中得到了打动人心灵的效果。与之相对,他的《苏州狮子林》则以“抽象美”的线和点构成了另一种韵味的江南风景。吴冠中的画和散文是我喜欢阅读的,前几年他的关于中国画“笔墨等与零”一说曾起...查看详情

唐吟方:笺纸之思

在我的师友中,除非特别关照,大多数人写信都用硬笔。硬笔方便,是这个时代主要的书写工具,在分秒必争的快节奏现代社会里,就连专业书家写信也懒得用毛笔,怎么能要求你的朋友还按老规矩用毛笔在笺纸上写信呢。话又说回来,即便有人有闲情,也有财力去维护风雅,又到哪里去寻找质量上乘的笺纸?

唐吟方:法眼燃犀

 一年前,就听说徐邦达先生已卧床不起,日常生活需要护士照料,有人去看他,只能用眼神示意。人生百年,明知道迟早会有的事,但不愿听到的消息还是传来了,徐先生走了。

  徐邦达(1911-2012)和谢稚柳(1910-1997)、启功(1912-2005)、刘九庵(1915-1999)、杨仁恺(1915-2008)被称为是...查看详情

唐吟方:从齐白石“三百石印” 谈钤印问题

齐白石自称“三百石印富翁”,据说效法金农的“三百砚田富翁”。一介画士,又非王侯,拥有如此多的印章,还是橐笔以卖画为生,自我调侃如此,可证白石老人绝顶的幽默。

  “三百石印富翁”究有哪些,是虚言还是实有“三百石印”?前段时间北京画院拿出院藏的白石自用印对公众展出,世人才知道,白石翁的“三百石印”并非文人雅士笔下的云山...查看详情

牛仔与诗圣

一批中学生涂抹课本中杜甫像(源自蒋和森的绘画)的游戏,被冠以“杜甫很忙”的总名,在网上热闹了一阵。今年恰好是杜甫诞辰1300周年,因此而遭认真人士的谴责。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句“杜甫很忙”源出周杰伦的歌《牛仔很忙》:“正义需要我,美女等着我,牛仔很忙的。”这不就是那位詹姆士·邦德先生吗?与憔悴严肃的大诗人何干。学生的游戏...查看详情

成仙之别途

神仙人人向往:可以长生不老,可以升天遨游四海,锦衣佳肴,美女成群,随心所欲,无所不能。问题是怎样才能修行成功呢?高道开出无数秘方。比方辟谷,就是不吃饭,仙人都是无食无泄,仙传说刘向升仙后因为犯错误而贬守厕所,钱锺书已经指出记载之错误。比方炼丹,投入很大,每天要吃许多化学品,终于中毒不支,高人说那叫蝉蜕,你看不到是你修行...查看详情

何来陆机佚诗

西晋诗人陆机,大约是上海文学史上第一个大作家,他写《文赋》详细讨论文学创作的过程,提出“诗缘情而绮靡”的主张,开六朝骈丽风气的先声,因此被钟嵘《诗品》尊为上品,足以代表一个时代。他的文集虽然早经亡失,好在各种总集、类书中引录得很多,因此宋明以来学者可以加以搜辑,编成集子——虽然不是原书,仍具相当规模。研读的人很多,可惜...查看详情

江湖和官场的行走规则

《水浒》是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凡是中国人似乎都能略知一二。我的治学领域是中古文学与文献,对《水浒》本身没有很专门的研究。但在小学二年级时就向语文老师借过线装的《水浒》读了,以后看过连环画,进大学后又翻过几次,去年在香港任教,因为开课的缘故仔细读了一些金批《水浒》。就我对《水浒》的这些接触,读鲍鹏山的书,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查看详情

纯良的面容 ——忆罗伯特•鲍曼

前不久,一个平平常常的黄昏,电话响起来:传出的讯息让我怔在了那里。接下去有几句没能听清,不得不请对方复述一遍。这个电话来自大洋彼岸,是美国出版索引协会创会主席罗伯特•鲍曼的助手打来的,传达的是:罗伯特•鲍曼已于前一天辞世;同时,还转告了老人生前的一个遗愿:鲍曼先生要把工作中积累的图书以及研究资料,捐赠给我们的万松浦书院...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