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详细


远途始悟乾坤大,晚节偏惊岁月遒

日期:2011-03-23作者:吴宁点击:90370转播到腾讯微博
 

 

    1935年的春天,爷爷与福建省的茶叶专家柯仲正先生一起去了印尼的爪哇和苏门达腊,这是他第一次去东南亚,在船上他就领略到了印度尼西亚岛屿之美。在一望无际的蔚蓝的大海之中,爪哇岛就像是一块碧翠的宝石,绿得透明。白色的沙滩上到处都是亭亭玉立的椰子树,远远山坡上,在茂密的热带植物中深处隐隐约约地点缀着红色、金色屋顶的村落以及一片片茶园。

    爪哇岛是印尼产茶最重要之地。那里的山高地厚,受海洋季风的影响,全年气温变化微小,空气湿润。在西部港口巴德维亚上岸后,爷爷与柯先生就兴致勃勃地走遍了爪哇西部的皮登曹、勃良安茶区。他们一边走,一边赞赏爪哇岛的植茶气候和地势,爷爷这样写到:“我过去常常描述静冈牧之原的茶园环境为最佳的环境,座落在山间一平原,但高度不过海拔二百公尺,而爪哇的高度在五百尺乃一千尺以上者随处皆是,静岗和爪哇真有霄壤之别呵。”爪哇岛的土质极为肥沃,爷爷观察到:(这里的)古代植物生长茂盛,土壤里的腐植质甚多,加上火山喷射,上层的土壤又被火山的溶岩所风化,茶园里又多种豆科植物,是得天独厚的产茶之岛。“印尼一年四季都可以采茶。茶的产量之高,每荷亩鲜叶的产量最少为两千公斤,最多达六千公斤。”(《荷印之茶业》)

    爪哇的华侨茶业同仁把他和柯先生当成了远道而来的亲人,请爷爷去他们的家里坐客,用丰盛的印度尼西亚晚餐招待他们,带他们去参观茶园、茶厂,又去了皮登曹的印尼茶叶研究所。在爷爷考察的每一个产茶国,他都去走访茶业研究所,但这一家茶研所与当地茶园紧密而直接的关系引起了他的特别注意:“凡关于制造及栽培等一切问题之解决,全由该所负其责任,小之如茶苗之颁布,大之如对外之宣传,亦由该所为之(茶园)策划。”(《荷印之茶业》)

    在爷爷的调查报告中,详细地记录了这所茶科所的发展。1902年,印尼的茶叶研究所成立时,只有一位土壤分析化学专家。但到了1935年,所里的专家从植物分类、化学、病虫害到农业经济,“无不网罗其中。”印尼茶叶研究所是靠印尼茶业的直接经济资助生存和发展起来的。当地政府规定,每个茶园按其产茶量为研究所提供茶叶研究改进费和宣传经费,虽然每一百斤茶只收几仙(分)的费用,微乎其微,但积少成多,所以每年研究所的经费有二、三十万华币,茶叶丰收之年,甚至可以达到七、八十万华币。印尼的华侨茶人告诉爷爷他们是茶科所的直接受益者,所以也是很情愿向茶科所投资的。

    1936年以后的十几年里,爷爷所经办的茶叶改良场、研究所,曾作过多次这种茶叶研究与茶园利益直接联系起来的尝试。特别是在1940到1941年间,爷爷在浙江的淳遂改良所收购毛茶时,就采用了在茶叶收购总金额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茶叶改进费的作法,用这笔经费来推广茶叶生产技术,推动茶树更新运动,增加茶叶产量。1942年,在崇安的茶叶研究所,爷爷极力推广茶树更新的活动,给农民的茶园提供茶苗,也是效仿印尼茶研所的作法。

    印尼留给爷爷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政府与茶业个体经营状态的默契及他们的密切合作。茶业是印尼最主要的产业,政府对茶产业极为重视:积极促进茶种改良,茶业机械化,兴修水利,发展交通运输。荷印茶业之全部观察“犹如一整个有机体之组织。盖其整个茶业,全在几百余家茶园主手中,任何事业改革、提倡,朝令夕行,毫无阻滞。”爷爷在荷印调查报告里感叹到:“综观荷印茶业,其所受天惠之深,地利之厚,已为任何产茶国所不能及;加以政府不断努力,人民资本之雄厚,又何怪于极短时期内输出量超我国而上。”(《荷印之茶业》)

 

最新评论

[2011-10-10]yippaa

mIkNka , [url=http://wiwzgtzqpnsq.com/]wiwzgtzqpnsq[/url], [link=http://jcqfqkmfvcye.com/]jcqfqkmfvcye[/link], http://inuutskhczaz.com/

[2011-10-09]urigvuz

JWV4pv , [url=http://mhmbvlxasvbz.com/]mhmbvlxasvbz[/url], [link=http://pdfljxznnwfd.com/]pdfljxznnwfd[/link], http://pdhcxxmcqphx.com/

[2011-10-08]uzwecikjr

pQVNji ezdahxgslnld

[2011-10-08]tmyqcxfc

URKQCv volavuhxwcjw

[2011-10-08]Liberty

Wait, I cannot fathom it being so straighftorwrad.

[2011-10-07]Zaiya

What's it take to beomce a sublime expounder of prose like yourself?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19
20
21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