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详细


彭瑞高:三日酒

日期:2013-09-13作者:彭瑞高点击:795转播到腾讯微博

   德余把婚日定在立春,命一帮朋友替他张罗,明确我牵头。我的头一下子大了。

  这里办大事,不论喜丧,标志性的排场就是“三日酒”:第一天开场子,热灶酒;第二天办喜事,正日酒;第三天“邀老客”,收场酒。三三得九,一共九餐,一餐都马虎不得。只要有一只汤团夹生,一条鱼肚肠没洗干净,众人就作兴骂你个狗血喷头。

  酒说是办三日,其实大忙根本不止三日。以采购为例,半月前就要去肉庄订猪身;鱼塘捉鱼的日子,也得提前一周说好;油盐酱醋茶,黄酒白酒啤酒,白菜冬笋肉皮……都要在开办前几天置齐。万一热灶那天,大司务百样齐备、撸袖上灶,见你这里还缺油少盐,脸色就会很难看,东家也会不高兴。

  打谷场上,三套三眼灶早已砌好;柴禾是最发火的花秸,堆得有半山高;凉棚一字铺开,排着从各家借来的八仙桌,架势赛过镇上的庙会。新郎德余不放心,借着发烟慰问,常来现场看看这摸摸那的。我就劝他把心放在肚里,只管养精蓄锐。我说这三日酒虽是一场大战,但我们这帮人里有的是三脚猫,什么大事摆不平?!

  老辈规矩,第一天来吃席的多是村邻乡亲,第二天不拒天下、大宴宾客,第三天则主要慰问热心人和大小司务。依我的想法,三日酒也应有些分工:第一日试炮火,第二日上正仗,第三日扫战场;首日来喝热灶酒的,最好人少些,这样操办者也能从容地试试刀锋。

  哪想得到,热灶酒那天清早,竟有百余人赶来吃早饭!本村的不去说了,外村的亲友,空着肚子走五里十里赶来的,足有十来个。我开门一看打谷场上乌云般的人头,两脚先软了。亏得有翌晨的备货,取出来先下锅了,否则坍场不迭。

  这百余老亲,一聚就不散了,一吃就要吃三天,你想想!时在农闲,地里没活干,他们乐得捉对儿混着;酒水丰盛,各人都随了礼,难道还不狠狠吃他个娘的!于是,开桌时吆五喝六、胡吃海喝;息席时,红头赤脸散入各家,打牌的打牌,瞌睡的瞌睡,聊天的聊天,等着下一席再战。只有我一人在想,这些人上顿喝高了吃多了,下顿也许会少吃些少喝些;哪里料得到,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正日的中午酒还没收场,管仓库的阿强就来报险:白酒没有了,香烟也只剩下了十来条!

  我很想跟德余说说情况,但一想要让新郎为这烂事操心,就觉得过意不去,遂自作主张,派阿强上镇去再买一百条红双喜和十箱七宝大曲,说如果肉庄有货,再扛一爿猪身回来。

  这三天不知怎么弄的,总觉着嘴里苦,耳边嗡嗡响,满眼烟气,两脚腾云驾雾,不知所终。直到最后一餐,我才上席吃出了些味道。那是个杂烩,把没有上桌的剩菜一锅煮了,有鱼有肉,有汤有水,显出别样的滋味。大司务用筷子在大盆里撩着鱼虾肉圆,眯着眼跟我拼酒,还用大舌头叫我兄弟。

  阿强事后说,等他来叫我去听新人壁脚时,我早在灶后睡着了。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