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详细


彭瑞高:提篮分红

日期:2013-09-13作者:彭瑞高点击:751转播到腾讯微博

   那年月许四弟和我都在郊区种地,平时都辛苦,一颗汗珠摔八瓣;可分红时,他在火里,我在冰里。

  许四弟家分红,那架势是全村最夸张的。

  他家有六个劳力。许四弟小时候他娘逢人就说,我家还有四个光榔头呢。说时低着眉,很自卑的样子。这些年不对了,他家四个光榔头成了四个强劳力,都拿一等工分,加上踏菜补贴,每天记12分;爷(沪语唤爹作爷)娘也壮着,爷10分,娘也有8分。年终分红时别家都赤手去,最多拿张报纸拿个信封,他家却拿篮子——而且是深口提篮——去装钱!

  许家村是蔬菜村,队长是红脸汉子,能掐会算:前脚挖了萝卜,后脚就种卷心菜;早工收拾完黄瓜棚,日出已埋好了蒜头……那土地就像吸饱了的海绵,总有挤不完的油水。中山西路市场日结日清,许四弟他们“踏菜帮”送菜,两天后就进账;老会计天天跑信用社,每一单都是上千的大数!许家村分红日是腊月二十。那一天不用撞钟,全村老少一个不落都聚在仓库里。男人换了好烟,聊天,嗓子特别响;女人纳鞋底,结毛衣,却都心不在焉,她们要看的是,一年汗水,各家浇出的都是什么果。

  钱都由老会计经手,分红数却是队长宣布的。队长这天脸总是特别红,起床后就像喝高了似的。许家六个劳力的收入,他按规矩一个个报清楚;分红的数字他却喜欢一家子总喊。他要的就是那股轰动劲儿。当他喊出许家分红数,全场往往一声惊呼;惊呼声没完,他就会问:“提篮拿了没有?”

  这天队长喊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一万六千二百元!这是全村分红史上首次超万元的数。老老少少都哇地叫起来,现场就像点着了一把火。红脸队长照例大声问:“提篮带了没有?”许四弟爷就说:“带了!”他把篮子高高擎过头顶,穿过人群,噔噔噔走上去,到账台前才把篮子放下。老会计早把扎好的钱放在桌下,拿一叠举一下,拿一叠举一下,一叠叠举过头顶,然后放进提篮里。那时人民币最高面值十元,一叠一千元,全村老少就都帮着许家数钱,随着老会计的动作喊:“一,二,三……十四,十五,十六!”郊区话“十六”,发音“石落”,那声音真的像石头落在铁板上,轰然炸开。

  信用社的人就在门口设了“小银行”,许多人家分红后,过过手就存了。许四弟家不然。许四弟爷说,我家穷怕了,好不容易挣了一篮子钱,多看几眼也是好的,把钱捂热了再存银行不迟。他家总是第二天上镇存银行。

  相比起来,我们村分红的光景就差远了。我们是粮棉村,一年仅三熟,加上河滩地冷水地多,每年没多少收成。腊月二十二我们分红,许四弟有空就会来看看。他女友是我村的记工员,独生女,女方父母坚持要许四弟倒插门,许家不同意,双方正对峙。就在许家成为万元户的那年,许四弟帮我这个会计去信用社取钱,一共取了一万五千多元。许四弟说,这就是你们全村的分红钱啊?我说是。他说,还没我们一家的多呢!

  正是这句话醍醐灌顶,让记工员父母惊醒过来。他们最终让了步,把独生女嫁到许家村,让她也成了提篮分红人家的一员。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