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详细


王蒙:尴尬风流

日期:2013-09-11作者:王蒙点击:901转播到腾讯微博

缠腰龙
    整数生日到来的时候,好多老友来看望老王,并送来了许多补品:枸杞、灵芝、虫草、红参、当归、黄芪、蛋白粉等等。
    越老越补,越补越老,感情深,补得亲,感情好,补到老,感情厚,补不够;终于会到达不必再补也不能再老的境界,老王觉得有趣。
    老王天天狂吃补药。
    一个月后,老王胃疼如绞,看了急诊,拿了助消化、止痛与消炎的药。
    两天后,更疼了,又去看,又开了、取了药。
    三天后,后腰疼痛起来……如此这般,说不是消化系统病症,是在老年人中相当时尚的带状疱疹。老王笑道,原来人们把带状疱疹说得那样邪乎,却原来不过如此。
    不料,开始一段还好,过了一个月后,老王痛苦得悲观起来了。
    又一个月过去了,更疼痛了。
    又一个月过去了,仍然同样的疼痛。
    他吃了药打了针瞧了中医,可能有效,他坚信有效;但疼痛基本上没有变化。
    呜呼人生,呜呼生老病死,呜呼老王老矣,呜呼盲目进补,害死人矣,哀哉!
    快过五个月了,终于见好了。一些老朋友见到老王,都夸奖老王的气色红润、精神饱满、老当益壮了。
    甚至有人说腰上显龙是大吉,明年就是龙年嘛。
    唉唉,哈哈,喝喝,噢噢,咯咯……老王一阵晕眩。
    
粽子
    端午节快到了,老王的女婿给老王送来了一大包粽子。老王很高兴。
    老王到一个亲戚家去,带去了一些节礼,其中包括部分粽子。
    到了亲戚家中,老王特别解说粽子是女婿家制造,不是稻香村的,胜似稻香村的。
    老王展示了各种节礼,却怎么也找不到粽子了,搞得老王心跳气短,脑门上出汗。
    他回到家,一切事放到脑后,拼命去找粽子。厨房内外、冰箱内外、柜橱内外、房顶房角,哪里都没有粽子。没有本打算给亲戚的粽子,也没找到本打算给自己留下的粽子。
    总供给超过了总需求,你还能上哪儿找粽子去呢?
    上午出门的时候接到一个推销床垫的电话,这个该死的电话弄丢了他的粽子!
    不如干脆买个新床垫,代替女婿送的粽子。
    然而,不合逻辑。
    还是自己抠门造成的,要送人就应该送一整包嘛,分什么份儿?
    是进了贼?是有了家贼?是健忘症?是老年痴呆?是上苍的启示?是黄牌警告?是难得糊涂?是渐入佳境?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要看护好自家的粽子啊!
    
围巾、头巾
    已故老友的两个女儿看望老王夫妇来了。她们的孩子在英国留学,她们刚刚从英国探亲回来。说是给老王带来了围巾,给老伴带来了头巾。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纺织品,当然是第一流的。他们应这两位孪生姐妹的建议,戴上围巾头巾,摆出幸福与超小康,全球化与时尚化的高尚架式照相。深感一代代亲人新人成长起来,一代更比一代强,改革开放赛天堂,拿来主义今实现,头巾围巾赛蜜糖!
    两个友人的女儿已经退休。什么?我们已经是退休者的上一代退休者了!天啊,改革开放三十年,“文革”“跃进”已失传,朋友闺女退休矣,老王犹自舞翩跹。
    送走客人以后,发现,围巾没有了,头巾也不见了。老伴说,她亲眼看见,二位闺女把二巾卷巴卷巴放到型号一流的提包里拿走了。
    老王说没事儿,咱们家各种巾包括手巾、浴巾、纸巾、消毒巾、头巾、围巾、汗巾、纱巾……都够用到此生光荣结束的时候了。
    老伴说,也许她们受了英国的影响?也许八零后送礼只是为了照相?老王说,她们并不是八零后,她们的女儿,即他俩人的女儿的女儿才是八零后呀。
    这时门铃大作,两闺女回来了,二人哈哈大笑,说是一时犯糊涂,竟下意识地把应该留下的礼物重新放入提包拿走了。二人叹息,毕竟是领退休金的人喽,老啦,不行啦。
    老王后来与老伴总结,你老?你以为光你老了?她们他们很快也就老起来了,快得很。
    同时老王与老伴很感惭愧。怎么能把责任推给英国与八零后呢。英国发动过鸦片战争不假,但并没有伪送礼的习俗。八零后嘛,趁着年轻,足足地牛几年吧,说话间,九零后、零零后、一零后乃至二零后就赶上来、顶过去了。老王愿为他们祝福。
    
樱桃
    老王梦中得到了一块土地,他并且要在这块土地上修建别墅与花园。又不像是做梦,更像是睡不着觉的时候的胡思乱想。
    老王有个经验,睡不着时就专门想一些不可能、不现实、无厘头、狗屁不通的事。有一次是研究自己如何开坦克,有一次是想自己如何领军国际标准舞大赛,最近一次是思考如何参与山羊品牌博士论文的答辩。
    这次他想的是别墅与花园。
    另一个老王,即乙老王,向此一个老王即甲老王提问:“在花园里种什么花呢?”
    甲:“樱桃。”
    乙:“呵,你还挺浪漫的,我问过几个老人,他们都说是种大蒜。”
    甲:“为什么偏偏是大蒜?”
    乙:“有一个嘴里发着蒜味的讨厌的人,偏偏很长寿。”
    甲:“哈哈哈哈……”
    乙:“恐怕是您喜欢契诃夫的名作《樱桃园》。”
    甲:“不,我只是觉得《樱桃园》的氛围像是梅兰芳的《霸王别姬》?”
    乙:“什么?”
    甲:“大势已去,美在英雄没路。”
    老王睡着了。第二天清晨回想起来,他落了泪,一辈子,他还没有这样深刻地荒谬过呢。
    
樱桃(续)
    好几天了,老王老是觉得自己的梦话缺了点什么。
    他夜夜想着樱桃园,红色的,紫红的,黄白的,圆圆的,鼓胀的,芳香的樱桃啊,招来了一只又一只飞鸟。
    为什么樱桃没有人摘呢?
    大概这是一些土樱桃,市场上卖不上价钱,农民们又忙于做生意、搞农家乐旅游,一大片樱桃,喂了鸟儿啦。
    别着急,超市里的樱桃多着呢,还有西班牙与荷兰进口的大樱桃呢。
    多么可爱,多么感人,鸟儿有了更多的樱桃可吃,人有了更多的金钱可赚,老王有了更多的大蒜与樱桃,别墅与花园,契诃夫与楚霸王……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