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详细


刘烈人分送鲥鱼

日期:2013-09-02作者:朱子南点击:608转播到腾讯微博

   读胡燮敏先生的《翁同龢吃鲥鱼》(刊2010年9月26日“笔会”),就又想起刘烈人分送鲥鱼的故事。
    
    翁同龢饱口腹之好而嗜食鲥鱼,刘烈人却在上世纪60年代初困难时期任江苏师院(今苏州大学)党委书记兼院长时,把友人送给他的两条鲥鱼命他妻子切成几段分送给校内的几位教授了。好在那时教授不多,两条鲥鱼切成几段还分得过来。著名历史学家、历史系教授柴德赓分得了一段,也没有独自享用,而是烹煮好了之后,请系里的几位年轻助教来共尝美味,虽则每人只能吃得几小块,毕竟是在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鲥鱼已多时不见了。
    
    刘烈人1935年时,在上海暨南大学求学,为抗日救亡,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全市示威活动。各参加示威游行活动的学校组织了纠察队以维持秩序,刘烈人由中共地下党指派,担任了暨南大学总纠察队的总队长。1936年9月,刘烈人奉党组织指令,去北平中国大学担任党的宣教委员,积极组织学生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在抗战初期,陈丕显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总队东南地区的总队长,刘烈人出任训练部长,自此,与陈丕显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之后,历任县委书记、中共东南局政治交通部部长、18旅民运部长等职。在战斗中,他为抢救负伤的谭启龙,不顾个人安危,背起谭启龙脱险。谭启龙在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历任浙江省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时,只要刘烈人派人去联系工作,谭启龙都是关照热情接待的。在谭启龙的晚年,他还常记着当年刘烈人是怎样冒着枪林弹雨背着他冲出敌人的包围圈的。人们所说的生死之交,这就是一例。
    
    刘烈人的宽厚、忠厚为人,使他在苏中、苏南、山东战斗过的地区,以及在建国后出任镇江地委书记、江苏省政府秘书长、江苏省委政法部长时,结下了广泛的人脉。他在1957年秋调来江苏师院工作时,因为自己曾在大学求学,又曾在大学从事过学生运动,所以,是充分认识到教师在学校中的作用的,对教师的生活是极为照顾的。因之,在三年困难时期,考虑到教职员工的粮食不足,他动用了这些关系,从苏中、苏南地区购买了大批的胡萝卜等以补充教职员工的食粮。我在1961年底去江苏师院,但见教工宿舍楼的走廊上挂满了正在晒干的一串串胡萝卜,每人都分得20斤呢,在那时,这可是一笔不少的食物补充了。
    
    刘烈人还从高邮、盐城、淮安、吴江等地购来了猪头、猪爪等副食品。这可不能每人一份了,只能照顾教师,每个教授一个猪头,讲师半个猪头,助教四个猪爪。这对教师来说,也不无小补了(职工未分到,因之有谐趣之言,调侃为猪头讲师,猪爪助教)。
    
    刘烈人为照顾教师生活,做了不少好事,但是也为此挨了批评,作了检讨。
    
    我手头有一份刘烈人写于1964年1月的“向党委扩大会议作的第二次自我检查”。在困难时期,他曾设法为改善教职员工生活而采购副食品,他检查说是:“从个人来说是个人主义自私自利,从学院来说是本位主义”,并上纲为“影响了国家的收购计划”。为修建职工宿舍,“教育厅宋厅长批评我们小洋房思想,我听了就大发牢骚说:‘我们是学校,教师备课需要安静,就是要小洋房,大宿舍就不行。’”(1979年,刘烈人任南京化工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时,我去探望,他陪我去看南化新建的教工宿舍。但见每间房子都安装了纱门纱窗,他说,有蚊子进来,既影响休息,也影响备课;一间卧室是铺了地板的,这在当时的公房极为少见,他说,这可以减少潮气,小孩子也可以在地上爬着玩。)但是,他自己在苏州的住房,住了近二十年,还只是一幢平房中的几间。他与妻子的卧室,兼作书房与会客室,两个女儿合住一间,一个儿子只能住狭长的一小间,另有一间算作厅堂的,为他儿女做作业以及拣菜、吃饭之用。在南化,也只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公房。刘烈人在生活上照顾教师,在思想上也关注教师的成长,他信奉一条:思想问题用思想来解决,决不把思想问题搞成政治问题,再作组织打压。1960年,他曾主持过把一位干部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上报省委审批,但不久就为他平反了。在1964年1月的检查中,还专门谈及此事并作了检讨。1964年9月,中文系有一个学生在教学实习期间突然不告而别,不知去向,后来才得知是回乡了。一时众说纷纭。刘烈人则主张先作调查,再作结论,当即通知中文系总支派人去这一学生的家乡,找他了解离校的原因,而不是草率地作退学处理。
    
    顺便说一下,在这份检查中,他还列有“违反财经制度”一项。说的是“请客:1962年以来共三次:宜兴县长陈联科一次,价10元(在交际处);上海华东师大常溪萍校长一次,由学校办的,四菜一汤;我省各师院数学系来研究教学计划会议在我院召开,我批准请客一次,由学校办的。”为两年时间中公款请客三次,且相当简便,而作检查,这在今天,简直是天方夜谭了。
    
    刘烈人于1982年11月于江苏省政协副主席任上去世。消息传到苏州,江苏师院的一些老同志向党委书记提出,包一辆校车去南京向刘烈人作最后的告别。但被婉拒,说他正要去南京开会,可由他代表出席追悼仪式。一位老领导能至今仍为当年的教师所怀念,也可见刘烈人的品德了。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