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文章集束»列表
陈辰:控

我在机场免税店挣扎了半天,最后,决定买一个瑞士品牌的鱼子精华眼霜。原本的购物借口是花掉当地货币,可结果因为价格大大超出,还是刷了卡。结账的那一刻我就开始抑郁了。因为我又给自己找了个洗脸之后头疼的理由。每天早晚,我面对着十几个品牌的各种护肤品,都要临时设计一套组合方案。今天是美白还是保湿还是抗衰,还是一起上?

陈辰:哦,相亲

我们从来没有机会亲眼看到人口贩卖的场景,但是当我周末走过人民广场相亲角的时候,还是三观尽毁。密密麻麻的个人资料小红纸挂满通道两边的临时墙,分门别类为“大男”、“小女”、“二婚”、“海外”等种种名类。地上还散乱着被风吹下来的,被人群踩得烂巴巴。父母们争抢着翻阅中介手里厚厚的花名册,勾勾画画,手心攥着子女的资料,待价而沽。...查看详情

陈辰:争做90后

最近被人表扬了。

  我发了条微博,说电影《小时代》拍得挺有意思。引来评论大潮,明显分成两派,竟然都是赞美。郭粉说,好有品位!另一派说,说明你是90后(此处省略“脑残”二字)!惭愧惭愧。我说电影有意思,是因为拍得自信放松又养眼。和品位没关。至于90后,我再怎么卖萌扮嫩,也要承认小四的小说我没看过。

陈辰:不被眼睛和嘴巴牵着走

《陈辰全民星》连着几期做食品安全的问题。播了之后,有很多观众抱怨,说看了节目,发现现在没什么可以放心吃的东西了。其实我们已经一再注意在揭开问题的时候千万不要危言耸听,制造恐慌。因为我们不是新闻调查,而是提供观众生活信息,解决方案。可是农药、催熟剂滥用和过度添加的问题实在太过普遍,有很多甚至因为篇幅的问题,都没展开讲,还...查看详情

彭瑞高:三日酒

德余把婚日定在立春,命一帮朋友替他张罗,明确我牵头。我的头一下子大了。

  这里办大事,不论喜丧,标志性的排场就是“三日酒”:第一天开场子,热灶酒;第二天办喜事,正日酒;第三天“邀老客”,收场酒。三三得九,一共九餐,一餐都马虎不得。只要有一只汤团夹生,一条鱼肚肠没洗干净,众人就作兴骂你个狗血喷头。

彭瑞高:车浜头

我们队里的河浜多通潮,对外口径却统一为“家浜头”,因为这里放过几尾鱼苗、又用竹簖跟大河隔开的缘故。其实队里平时不下料,只随鱼虾野生着。就这样也不许外人碰,目的就是除夕前我们自己要车浜头。

  车浜头由凤山牵头,他懂水泵,还有个原因后面说。开泵前,队长派我们挖土筑堰,凤山则忙着把电线从村里拖出来,一直拖到浜口,接上潜...查看详情

彭瑞高:新稻草

 每年开河去,县里通知的最后一句总是:“民工住地统一安排,铺盖自理。”

  “盖”是被子,“铺”是什么呢?就是稻草。开河标段一定,各社民工立马集中,无数农民挑着担子,一头是畚箕被子,一头是稻草,从各条小路汇聚而来,气势十分壮观。民工是不是有开河经验,看他挑的那头稻草就知道。开河少则两周,多则一月,又是数九严寒,半夜若...查看详情

彭瑞高:提篮分红

 那年月许四弟和我都在郊区种地,平时都辛苦,一颗汗珠摔八瓣;可分红时,他在火里,我在冰里。

  许四弟家分红,那架势是全村最夸张的。

王蒙:一辈子的《红楼梦》

新中国建国以来,阅读、研究、改编、批判有关观点、藉题发挥、胡乱拉扯《红楼梦》,高潮迭起,前后出了各种版本的上亿册的书籍,写了无数论文,做了许多讲演与系列讲座,一是盛况空前,一是令人絮烦。

在中国,《红楼梦》这部书有点与众不同,你说它是小说,但是它引起的争论、兴趣、考据、猜测、推理更像是一个大的历史公案...查看详情

王蒙:尴尬风流

缠腰龙

整数生日到来的时候,好多老友来看望老王,并送来了许多补品:枸杞、灵芝、虫草、红参、当归、黄芪、蛋白粉等等。

越老越补,越补越老,感情深,补得亲,感情好,补到老,感情厚,补不够;终于会到达不必再补也不能再老的境界,老王觉得有趣。

老王天天狂吃补药。

一个月后,老王胃疼如绞,看了急诊...查看详情

王蒙:文学,让一个民族更富创造力

忏悔救赎劝善惩恶

有许多文学作品都承担了道德拷问,对自我和对人类的道德发出疑问。有时候我们说一个作品比较厚重、有分量,常常是指它的道德拷问和道德辩解的含量。这不是说文学一定要讨论道德问题,那样就变成道学了,有很多大家喜欢的作品并不牵扯道德,就是讲风花雪月,甚至还可以嘲笑道德。但这种缺少道德含量的文学作品,往往会令人感...查看详情

王蒙:从莫言获奖说起

今天我这讲话,就算是与大家谈家常吧。最早透露出莫言可能在今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消息的是英国的一家博彩公司。他们认为今年最可能获得这个奖的一个是中国的作家莫言,一个是日本的作家村上春树。我当时就觉得不大可信,因为瑞典科学院,它是很骄傲的,怎么可能把自己的信息透露到一家博彩公司那里呢?第二,连澳门的博彩业都没有告诉我这个消息...查看详情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48
49
50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