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活动文章»详细


“伤逝”

日期:2013-08-26作者:陈子善点击:460转播到腾讯微博

7月26日 晴,热。今天是启功先生诞辰100周年,翻阅友人寄赠之扉页钤“启功求教”章的《启功谈艺录》特制毛边本(2012年6月商务印书馆版),不禁想起请启功题签的往事。

约三十年前,我对台湾文坛兴趣颇浓,先后在台湾报刊上读到台静农怀念溥心畬的《有关西山逸士二三事》、回忆张大千和庄慕陵的《伤逝》等,觉得这些怀人之什寓深情于平淡的文字,写得真好,内地作者都不这么写。台静农早年是五四时期“乡土文学”的高手,于是萌发为他编选一本后期散文集的想法,书名就拟作“伤逝”。

差不多同时,又读到启功的《读<静农书艺集>》。启功与台静农都是书法大家,交谊甚笃,他谦虚又幽默地说,虽然与台静农暌隔多年,“盼望再得相见”,“若从我这薄劣的书艺看,又不免有些怕见他”,“最后拿定主意,如果见到他,绝不把我的字拿给他看!”于是我又萌发请启功题写“伤逝”书名的想法。

但我与启功素昧平生,找他的人又特别多,后来想到北京师大中文系蔡清富教授,于是就请他代向启功恳求。此招果然有效。1986年7月上旬,启功为拙编题写了书名。这是一枚长16.3cm、宽8.6cm的宣纸条,上用毛笔书写:

伤逝 台静农近作选 启功题签(“启功私印”阴文名章)

蔡教授在7月11日致我的信中说:“你给启功先生的信早已转交,因他近来健康欠佳,很少为人写字。但他与台静农毕竟是朋友,故在病中还是遵嘱题签了;今挂号寄上,请查收。大编《伤逝》,盼先睹为快,并要寄赠启功先生留念。”

然而,万分遗憾的是,拙编拖延至1990年9月(版权页所示)始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此时台静农已溘然长逝,不及亲见了。如他能见到书,见到老友的题签,那该多好。更意想不到的是,书名改为《台静农散文选(1947-1989)》,启功先生的题签无法用了,真正是愧对他老人家。

而今,启功先生和蔡教授也都已谢世。我的编书生涯有两大憾事,一是请叶圣陶先生为《回忆郁达夫》题签未用,二就是请启功先生题签未用。以至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敢再请前辈题签。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