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活动文章»详细


书店之旅:实体书店经营困难不只是中国问题

日期:2013-07-29作者:东方早报点击:660转播到腾讯微博

  实体书店经营困难不只是中国问题,“拯救书店”在全世界可以听到。过去几年旅行,大部分行程都跟书店有关,莎士比亚书店、Strand书店、哈佛书店、神保町书店街……只希望这些曾经驻足过的书店,不会出现在坏消息一栏。

第一次出国是2007年12月,在巴黎的第一站就是莎士比亚书店,在去之前知道有太多小说、电影和传说跟这家书店有关。那天出门早,在圣日耳曼大街下了地铁站。没有带地图,只知道书店在巴黎圣母院对面,塞纳河边。在左岸,转几圈都没有找到。问路人、警察、药妆店店员、餐馆中东服务员,他们都不知道。我们眼中的文学地标,在普通人那里,这算什么呢?

书店最终找到了。几乎是以朝觐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游览了书店,这家与海明威、乔伊斯有关的书店,这家前后有着70多年历史的书店。在书店的留言墙上留言,希冀有天能在书架间的床位上住下,听听书店每周举行的活动……最后在书店买到了电影《日出·日落》的剧本,电影《日落》在这里取景拍摄。收银员是一位金发美女,后来才知道,她就是书店老板西尔维亚·毕奇。

2010年去都柏林前,从作家于是的博客里知道在都柏林三一学院对面有一家书店叫Book Upstairs。这真是一家迷你书店,最多20个平方米,书店门口贴满了各种和文化有关的招贴广告。在书店找到了传说中的同性恋专柜,托宾先生和温特森小姐的书都在。这家大学附近的书店是都柏林知识分子的最爱,装饰、读者和店员都很老派。店员要么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要么是老绅士。

相比Book Upstairs,在都柏林的Chapters更有机会找到书,这里是旧书的天堂,二楼整整一层全是低价二手书,在这里买得最多的是托宾的各个版本,都只要几个欧元。托宾本人要是知道他的书在这里被贱卖,不知道做何感想。

都柏林的Chapters让我看到了什么叫二手书店,可等我到了纽约的Strand书店,才知道二手书店居然还可以这样。2011年春,我到纽约的第一站就是那里。Strand旗舰店书店毗邻联合广场,号称全世界最大旧书店的Strand书店,Strand书店里面的书究竟有多少?没有谁知道,书店的口号曾经是“8 Miles of Books”(8英里长的图书长廊),要想将这些书看一遍,几乎没有可能。去时是晚上8点,准备付款时已经10点,排队收银等了10分钟,书店人流量惊人。Strand书店虽然是旧书店,定价并不便宜,大多要在七八美元之间,但每次去总要花掉100多美元。去年3月的第一次朝圣,买下了在国内未出版的桑塔格作品,扎迪·史密斯、库切等著名作家文论集。

第二次去纽约时,经朋友指点还去了纽约大学附近的圣马可书店,朋友说,这是全纽约最好的诗歌书店。不过在那里,最让我惊奇的是,圣马可书店的文化评论类图书非常齐全,那个时候齐泽克正在纽约大学任教,有一个书架一层全是齐泽克的英文著作。不过最近听说,圣马可书店可能要倒闭,租金太贵,经营收入太低。所以,就算书店开在大学附近,也不一定有好日子。

在纽约,最令人意外的书店在布鲁克林,地铁Bedford出来,在地铁站附近有一家名叫Spoonbill&Sugartown的旧书店,杂乱无章,但已经成为社区一部分。面积不大,更容易找到精选书。在那里,居然买到了Yourcenar的几本作品。当然在纽约一定会去大名鼎鼎的左岸书店。在那里,买到了1970年代一本以纳博科夫为主题的文学杂志。

除了纽约,哈佛大学附近的书店也够多,最有名的是哈佛书店。书店每周安排的读书活动,让人感觉到这家书店在美国的影响力,来的都是学术、文学界的大腕。不过这里书太贵了。遗憾的是,传说中的革命书店没能进去。这家在哈佛大学的另类书店,不是每天开门,吃闭门羹很正常。书店关着,书店门口倒是张贴着“主席令”。

更多的时候,无论在爱尔兰的斯莱戈、戈尔伟、基拉尼,还是芝加哥,书店总是占据街角重要角落,拍下它们的照片,也许忘了它们的名字。

相关阅读:

英美等国举行“世界阅读夜”

早报讯  第二届“世界阅读夜”活动于当地时间4月23日开幕。除首创国英国,美国、德国和爱尔兰亦加入参加今年盛典。这些国家将由志愿者向公众免费发放百万册图书。

“世界阅读夜”去年诞生于英国,由坎农格特出版社董事长杰米·拜恩发起,虽然为“阅读夜”,活动时间却不用等到夜幕降临。活动当日,参加国将免费向公众发放百万册图书。读者在网上投票选出前100本最佳图书,然后由图书管理员、书商和作者组成的委员会甄选出最终书目。今年的重点赠书对象将为最难接触到书的人群。活动的创始人杰米·拜恩说,向平时少有机会接触好书的人群送书的灵感来自一次经历。“我收到了一封寄自监狱的申请信,这个年轻人告诉我去年他在监狱收到免费赠书改变了他的人生。他在4月12日出狱,希望能成为今年的志愿者。”

在美国,“阅读夜”当日志愿者在6000多个城镇分发50万册图书。在书目选择上,美国读者口味更现代,选出的30本书籍大都为畅销书,包括《追风筝的人》、《偷书贼》等。在德国,活动当日3.3万余名志愿者每人分发30册图书,包括《傲慢与偏见》等名著。去年有出版人认为,整个图书行业挣扎求生时免费送书无疑是疯狂之举。而去年活动的影响力打消了大部分人的疑虑,证明800万英镑的投入物有所值。

来源:东方早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