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活动文章»详细


第一次观礼——旧事拾零

日期:2013-07-18作者:杨绛点击:431转播到腾讯微博

 一九五五年四月底,我得到一个绿色的观礼条,五月一日劳动节可到天安门广场观
礼。绿条儿是末等的,别人不要,不知谁想到给我。我领受了非常高兴,因为是第一次
得到的政治待遇。我知道头等是大红色,次等好像是粉红,我记不清了。有一人级别比
我低,他得的条儿是橙黄色,比我高一等。反正,我自比《红楼梦》里的秋纹,不问人
家红条、黄条,“我只领太太的恩典”。
    随着观礼条有一张通知,说明哪里上大汽车、哪里下车、以及观礼的种种规矩。我
读后大上心事。得橙黄条儿的是个男同志,绿条儿只我一人。我不认识路,下了大汽车,
人海里到哪儿去找我的观礼台呢?礼毕,我又怎么再找到原来的大汽车呢?我一面忙着
开箱子寻找观礼的衣服,一面和家人商量办法。
    我说:“绿条儿一定不少。我上了大汽车,就找一个最丑的戴绿条子的人,死盯着
他。”
    “干吗找最丑的呢?”
    我说:“免得人家以为我看中他。”
    家里人都笑说不妥:“越是丑男人,看到女同志死盯着他,就越以为是看中他了。”
我没想到这一层,觉得也有道理。我打算上了车,找个最容易辨认的戴绿条儿的人,
就死盯着,只是留心不让他知觉。
    五一清晨,我兴兴头头上了大汽车,一眼看到车上有个戴绿条儿的女同志,喜出望
外,忙和她坐在一起。我仿佛他乡遇故知;她也很和气,并不嫌我。我就不用偷偷儿死
盯着丑的或不丑的男同志了。
    同车有三个戴大红条儿的女同志,都穿一身套服:窄窄腰身的上衣和紧绷绷的短裙。
她们看来是年常戴着大红条儿观礼的人物。下车后她们很内行地说,先上厕所,迟了就
脏了。我们两个绿条子因为是女同志,很自然的也跟了去。
    厕所很宽敞,该称盥洗室,里面熏着香,沿墙有好几个洁白的洗手池子,墙上横
(镶)着一面面明亮的镜子,架上还挂着洁白的毛巾。但厕所只有四小间。我正在小间
门口,出于礼貌,先让别人。一个戴红条儿的毫不客气,直闯进去,撇我在小间门旁等
候。我暗想:“她是憋得慌吧?这么急!”她们一面大声说笑,说这会儿厕所里还没人
光顾,一切都干干净净地等待外宾呢。我进了那个小间,还听到她们大声说笑和错乱的
脚步声,以后就寂然无声。我动作敏捷,怕她们等我,忙掖好衣服出来。不料盥洗室里
已杳无一人。
    我吃一大惊,惊得血液都冷凝不流了。一个人落在天安门盥洗室内,我可怎么办呢!
我忙洗洗手出来,只见我的绿条儿伙伴站在门外等着我。我感激得舒了一口大气,冷凝
的血也给“阶级友爱”的温暖融化了。可恨那红条儿不是什么憋得慌,不过是眼里没有
我这个绿条子。也许她认为我是僭越了,竟擅敢挤入那个迎候外宾的厕所。我还自以为
是让她呢!
    绿条儿伙伴看见那三个红条子的行踪,她带我拐个弯,就望见前面三双高跟鞋的后
跟了。我们赶上去,拐弯抹角,走出一个小红门,就是天安门大街,三个红条子也就不
知哪里去了。我跟着绿条儿伙伴过了街,在广场一侧找到了我们的观礼台。
    我记不起观礼台有多高多大,只记得四围有短墙。可是我以后没有再见到那个观礼
台。难道是临时搭的?却又不像新搭的。大概我当时竭力四处观望,未及注意自己站立
的地方。我只觉得太阳射着眼睛,晒着半边脸,越晒越热。台上好几排长凳已坐满了人。
我凭短墙站立好久,后来又换在长凳尽头坐了一会儿。可是,除了四周的群众,除了群
众手里擎着的各色纸花,我什么也看不见。
    远近传来消息:“来了,来了。”群众在欢呼,他们手里举的纸花,汇合成一片花
海,浪潮般升起又落下,想必是天安门上的领袖出现了。接下就听到游行队伍的脚步声。
天上忽然放出一大群白鸽,又迸出千百个五颜六色的氢气球,飘荡在半空,有的还带着
长幅标语。游行队伍齐声喊着口号。我看到一簇簇红旗过去,听着口号声和步伐声,知
道游行队伍正在前进。我踮起脚,伸长脑袋,游行队伍偶然也能看到一瞥。可是眼前所
见,只是群众的纸花,像浪潮起伏的一片花海。
    虽然啥也看不见,我在群众中却也失去自我,溶和在游行队伍里。我虽然没有“含
着泪花”,泪花儿大约也能呼之即来,因为“伟大感”和“渺小感”同时在心上起落,
确也“久久不能平息”。“组织起来”的群众如何感觉,我多少领会到一点情味。
    游行队伍过完了,高呼万岁的群众像钱塘江上的大潮一般卷向天安门。我当然也得
随着拥去,只是注意抓着我的绿条儿伙伴。等我也拥到天安门下,已是“潮打空城寂寞
回”。天安门上已空无一人,群众已四向散去。我犹如溅余的一滴江水,又回复自我,
看见绿条儿伙伴未曾失散,不胜庆幸,忙紧紧跟着她去寻找我们的大汽车。
    三个红条儿早已坐在车上。我跟着绿条儿伙伴一同上了车,回到家里,虽然脚跟痛,
脖子酸,半边脸晒得火热,兴致还很高。问我看见了什么,我却回答不出,只能说:“厕所是香的,擦手的毛巾是雪白的。”我差点儿一人落在天安门盥室里,虽然只是一场虚惊,却也充得一番意外奇遇,不免细细叙说。至于身在群众中的感受,实在肤浅得很,只可供反思,还说不出口。

                                一九八八年三——四月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