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博客在线»详细


门外听“红楼”——陈钢新作小提琴协奏曲《红楼梦》评析

日期:2013-05-02作者:admin点击:1352转播到腾讯微博

  在2008“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52部新作中,无疑,由作曲家陈钢先生改编创作的,黄金一代小提琴家谢楠演绎的小提琴协奏曲《红楼梦》,是一部最能打动音乐大众的力作之一。
  当指挥家汤沐海将最后一个和弦定格在空气中、音乐远去后,那“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的凄美感觉,却久久萦回在脑海中。这种能震撼音乐大众心灵的力量,使我想起了哈罗尔德•C•勋伯格的名言:“浪漫主义是没有界限的美——是美丽的无限”。
  在现今许多新作品音乐会上,要找这样的感觉有点困难。不少新作品,让人感觉很“痛苦”甚至无法忍受,于是,失去耐心的听众纷纷中途转身离去。
  音乐的特质本来很简单——与人沟通。现在却被堂而皇之地冠名“创新”后披上了神秘的外衣,变得难以与人沟通。恕我直言,不少作品仿佛来自其它星球上,那停顿的、无旋律的、冷漠而古怪的音乐语言让地球人晦涩难懂;有的新作,超前于我们这个时代很多年,光怪陆离的构思所产生出的音响,仿佛像“欺人的巫术”,让听众的听觉变得僵化,无法在传统美学的统一中找到标准,人们弄不明白,听这类音乐,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审美和听觉?于是,很多新作品,就像“一次性消耗品”,用完就扔。
  当代重要作曲家之一的陈钢先生,显然是个显扬情感、强调旋律的人,因此,他的新作——小提琴协奏曲《红楼梦》还未首演,听众就充满了期待。在中国,似乎还没有人像陈钢先生那样,在几十年中,为中国的小提琴文献库作出如此贡献,无论是他与人合作、还是自己改编和经过二度创作后留下的小提琴协奏曲或者是小提琴曲,都成了时代经典,在音乐会上常演不衰。
  很遗憾,这部新作上海首演当天,因为某种原因,我赶到音乐厅晚了,工作人员毫不留情地将我挡在了音乐厅走廊的门外。于是,这部期待已久的,由谢楠演绎的陈钢小提琴协奏曲新作,我只得站在门外听《红楼》。
  然而,音乐会的实况影像资料,为我再现了音乐会动人演奏的二十七分钟。这部“如歌的抒情音画”,使得我一遍又一遍反复聆听了很多遍。我相信,它不久将成为所有人的财产,因为流畅的旋律、一气呵成的结构,以及它通俗易懂的音乐内涵,使音乐大众在深度的人性中、愉悦的感官享受中受益。
  王立平先生的“天造之音”《红楼梦》音乐,像座巍峨的高山,迄今无人能逾越,影响极为深远。而陈钢先生用它来改编成小提琴协奏曲,是需要勇气、智慧和才气的。因为,任何一部电视剧、电影或者音乐作品,都无法包含伟大作品的全部。
  不可思议的是,“命题作文”所产生出的一系列难题,竟然让陈钢先生全部化解后诞生出一部优秀之作。可见其人文功底之深厚。除了题材选的好、容易传世以外,作品从立意、改编再到二度创作后一问世,就以成熟、优美、大气、震撼的形象,在音乐会舞台上立马站住了脚。
  陈钢先生在经历了痛苦的思索后想到,《红楼梦》是宏大的巨片,这么多人物,这么多故事,小提琴怎么能够表现呢?他认为,这部小提琴协奏曲的名字应该叫《梦红楼》或者《红楼梦随想曲》更为贴切。有了这个动机,他采用了以人即林黛玉个人命运为主线,从三部曲“赏花、吟花、葬花”(三朵花),展开了悲剧的大写意。正是因为这个动机,使这部作品走向了成功。

  《枉凝眉》主题,旋律观众太熟悉了。陈钢先生大胆地运用了ABC结构,逐步展开,层层递进。同时,又将主题音乐贯穿全曲,使乐曲在不断的变化中获得统一。他还引用了刘雪庵《红豆词》中的核心音调作为点睛之笔,将乐曲推向高潮。最后,作曲家设计了雄浑的乐队合奏和打击乐的“大打出手”,并以强音效果作收尾的乐思,用类似“葬礼进行曲”的形式,把《红楼梦》的庞大气势以及一个大家族“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结局,富有创意地作了交代。这个结尾,使得很多人颇感意外。
  再伟大的作品,在印刷纸上只是一系列死气沉沉的符号,它必须得以发声,而且只有通过演奏者的手指和脑子才能发声。这部新作在上海的演出大获成功,还在于这首乐曲的首演者小提琴家薛伟慧眼举贤,让“林黛玉”式的优秀的小提琴家谢楠登台。
不愧为黄金一代的小提琴家,当代《梁祝》最具权威的诠释者之一。谢楠的琴声干净、柔滑、甜美而且控制力极佳,她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擅长于用弓弦来讲“故事”,而且还总能把最精彩东西表现在无限的音乐内涵中。
  在《红楼梦》这部新作的演绎中,她出色的表现让人感觉到,似乎作品触动了她内心敏感的东西后,丰富的感情全都流淌在琴声中,具有了非常女性化的细腻。而这种真情的流露,只有有着深厚生活积累的人才有。以至陈钢先生在听了谢楠演奏后感到很满意,他认为:“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中国小提琴家。虽然她个子不高,但台上的表演足以使得她变得形象高大!”
  这位小提琴才女在拿到总谱不到二十天时间,在与指挥家汤沐海合作排练了两遍后就找到了感觉。她非常自信自己有这种能力,即用音乐语言,把林黛玉想说而没说出的话全说出来。果然,她做到了!
  这部小提琴协奏曲中的华彩部分,就融有她根据作曲家的意图而即兴发挥的成份。排练前,在与作曲家商量如何更好地表好黛玉葬花时撕心裂肺的心境时,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塔蒂尼的《魔鬼的颤音》。灵感飘忽而至,谢楠大胆地运用了二胡中的双音滑音的手法,用颤音的方式,即兴演奏出了这段小提琴独白,结果还很出彩。只是可惜,她那把国内名琴出现了一点遗憾,低音部分共鸣不够,影响了她的发挥。我敢肯定,假如有那个慈善家或者收藏家能借一把斯特拉底瓦利名琴或者瓜内里名琴给她的话,那么,她的演奏,质量可提高一大截。
  谢楠的另一个出彩部分是在最后一个乐章中那段“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的音乐主题陈诉中,她用琴声抒发了太丰富的感情,凄清委婉,打动人心。我以为,只有体会其中婉转、平和并包含痛苦与伤感意念的人,才能表达出它的意境。而谢楠,用琴声诠释了“艺术的美丽是痛苦提炼的”的深刻内涵,这部作品,经她的演绎后被她高度精神化了!以至她走下音乐会舞台后很久,还没有从演奏状态中走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成功的新作。指挥名家汤沐海用了三个很有分量的字作了评价:“很精彩!”也使得前来观看汤沐海演出的三位瑞典音乐家为之激动,这部作品,让他们对中国作品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诚然,音乐是门遗憾的艺术。尽管陈钢先生已数易其稿,作品还尚需进一步打磨。感觉中,这部作品的几个部份之间好像缺了点“深呼吸”,有些音乐线条还不够清晰;而高潮的多次起伏也可能影响结构的一气呵成和乐曲总爆发点的突现;而谢楠,则需要换把名琴,演奏还尚需进一步诗意化等等。但是,这些艺术上的小瑕疵,无损于这部新作的成功。
  对于这部新作,人们可以枉加评说,可动摇不了作品的本身,因为,音乐是时间的艺术,它会得到证实。我坚信,它一定能流传后世,成为音乐会常演曲目。

  来源:中华乐器网 施雪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