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笔会美文»列表
毕飞宇:演唱生涯

是哪根筋搭错了呢?1990年,我26岁的那一年,突然迷上唱歌了。

  1990总是特殊的,你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而我对我的写作似乎也失去了信心。可我太年轻,总得做点什么。就在那样的迷惘里,我所供职的学校突然搞了一次文艺会演。会演行将结束的时候,我的同事,女高音王学敏老师,她上台了。她演唱的是《美丽的西班牙女郎》。...查看详情

李思源:关于“骊歌”

8月11日“笔会”《<生日歌>的版权》一文读来有趣。文中提到了《骊歌》(AuldLang Syne),想作些补充。

  首先说这首歌的歌名。这首歌在大陆甚至在海外的很多华人地区都叫“友谊地久天长”或“过去的好时光”(见《音乐百科词典》,人民音乐出版社,1998年版)。叫“骊歌”也不算错,因为它是一首惜别感伤的曲子,在...查看详情

沈次农:欧洲的歌剧院老人

欧洲歌剧院里老人多,在我们这里早已不是新闻。评论常以此作为欧洲歌剧后继无人来解读——不是台上演员后继无人,而是台下观众后继无人——这样的前景似乎更让人不寒而栗:试想再过一二十年这些老人愈益老去,而现在的年轻人丝毫没有接班的打算,台上的男高音女高音们即便把美声唱法修炼到炉火纯青,又有谁来为你喝彩?

黄永玉:我的文学生涯

(一)

  这小说,一九四五年写过。抗战胜利,顾不上了。

  解放后回北京,忙于教学、木刻创作、开会、下乡,接着一次次令人战栗的“运动”,眼前好友和尊敬的前辈相继不幸;为文如预感将遭遇覆巢之危,还有甚么叫做“胆子”的东西能够支撑?

  重新动笔,是一个九十岁人的运气。

颜家文:黄永玉父亲的画

哎,这都是哪个年代的事了啊,黄永玉今年虚岁都九十了,而这里记述的,他的老爸和老妈还尚未成婚。

  生长在凤凰县苗乡得胜营的杨光慧小姐,因家里稍有点小产业,遂得以上学,并考进了位于桃源的湖南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留校当了个教员。黄永玉父亲黄玉书从离此不远的常德师范学校毕业,因无业可就,于是滞留在常德城中的一个小客...查看详情

王继军:他誊写着心中已在的一部书

 2008年,李辉先生推荐黄永玉先生的《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给李小林老师,说黄先生有意续写这部作品,但希望有个杂志能够使老先生边写边发,以激起他的写作兴致。然后,从2009年开始,《收获》就开始连载这部作品。2009年连载的是他已经写就而且发表过的部分,不同的是黄先生为连载亲自画了插图。这个风格一直保持到现在,连载持续了...查看详情

李敬泽:壶碎 ——一个宜兴故事

这个故事忘了是谁告诉我的,酒桌闲扯,很多话原本无主。

  话说,一位老先生,其名甚响,不过这故事与他名姓无关,姑且称之为某先生。某日,某先生访友,该先生平生不爱钱不好色,唯独爱书,访友为的也是访书。主人多的正是书,环滁皆山也四面书柜,某先生一柜一柜看过去,忽蹬梯忽俯地,直把人家作自家,差不多忘了还有主人在。

孙昕晨:体育是一堂课

 羽球世锦赛落幕,中国的五个伦敦奥运会冠军“倒下”四个,唯一笑到最后的是林丹。可我没为林丹欢呼,我揪心的是男单决赛因伤退赛的马拉西亚选手李宗伟,那一刻,我看见了竞技体育的残酷和悲壮。

朱子南:“陆苏州”与“糖醋现实主义”

在各种“主义”流行一时的时候,陆文夫说他奉行的是“糖醋现实主义”。他以笑意去发现生活中的甜,也以笑意去观察生活中的丑。他对自己作品的风格评定为:甜中有酸、酸中有甜。他绝不在作品中出现怒目金刚式的文字。这可能受到传统苏州人软糯性格的熏陶,也受到了苏州甜甜酸酸食品的影响。

丁天缺:国立艺专忆往

丁天缺,画家、诗人,翻译家。1916年出生于江苏宜兴,今年8月20日逝世,享年97岁。丁先生1935年就读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师承著名油画家吴大羽先生,与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同学,和蔡元培家族以及诸多民国名人均有交往。1949年以后,坎坷蹭蹬,前后蒙冤近三十年。

  本文摘登丁先生生前写就的自传《顾镜遗梦》部...查看详情

詹克明:蛙眼阅世

 《自然的启示》一书说道:“青蛙只有在昆虫运动的情况下才袭击它们。苍蝇即使与青蛙并排呆着,也绝不会引起青蛙的注意。但是只要苍蝇一动弹,就有立即陷入蛙腹的危险。所以,青蛙即使蹲在死苍蝇堆里,也有饿死的可能。”可见,蛙眼看世界总是“以静观动,见动不见静”,为的就是——吃活食!

张宪光:傅斯年的藏书题跋

 傅斯年所藏线装书,多达万余册,虽无宋元本,却也有不少是明代或清初刊本。这些书在傅氏逝世十周年纪念日(1960年12月20日)那天,由傅夫人俞大彩女士捐赠给了台湾史语所,史语所于是将新建的图书馆命名为“傅斯年图书馆”。近五十年后,《傅斯年图书馆善本古籍题跋辑录》(台湾历史语言研究所发行,汤蔓媛编纂,2008)作为庆祝史...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