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笔会美文»列表
谈瀛洲:不开花的木香

  小时候我家弄堂房子的天井里,堆着大、小两个花坛。大的那个大概有一米多高,占了天井很大一角。里面种着两棵比较大型的植物,一棵是木香,一棵是爬山虎。

  搁在天井围墙上的几根竹子,构成了这棵木香的棚架。它的细长的蔓性枝条就搁在上面,足有一人多高。

  这株木香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因为它在我出生前就在那里了。...查看详情

彭瑞高:东家女

连生把脚伸进被窝,背靠壁脚,从枕下拿出一件球衣,悄悄对我说:“洗过了。袖口也补好了。还缝了一块垫肩!”

  我取过球衣,看那密密细细的针脚,轻声问:“是她?”连生点点头,显出神秘而得意的样子。

  “她”是指东家小女儿西凤。这年冬,我们开河吃住在她家。其实她家已没有几间房了,堂屋、东西厢房、耳房,都成了生产队仓库和...查看详情

袁志英:怀念托马斯

托马斯去世十年了。托马斯·哈尼施(Thomas Harnisch,1952-2003),生于法兰克福,分别就学于慕尼黑、柏林、北京,攻读汉学、社会学和政治学。1982年在慕尼黑大学以《中国当代文学的作家及其短篇小说》的论文获取博士学位,此后先后供职于马克斯·普朗克协会和德国学术交流中心,仆仆风尘于中德学术机构之间,继而...查看详情

邵燕祥:萤火提灯

 长夏忆儿时,暑假生活里,白天有蝉声相伴,晚间有萤火点睛,诗思、童话,都就此在星空下悄没声地飞舞起来。

  十岁之前,我家住在北京东城一个小院里。沿南墙,一棵“郎家园”一棵白枣树之间,除了野生的马蔺草,还有早晨盛开的喇叭花,傍晚盛开的草茉莉,几盆雍容的玉簪棒,簇拥着三五层灰砖垫脚的种着慈姑的绿釉水缸——比司马光幼年砸...查看详情

杨燕迪:茶花女的爱和怨

这里说的是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此剧的一个特别之处是它的“写实”:它取材“当下”,一反19世纪中叶之前歌剧舞台上那些司空见惯的古典神话或历史传说。而且,它的一号女主角是风尘女子,与当时歌剧中常见的那些帝王将相或达官贵人完全不同。显然,威尔第旨在“颠覆”和冒险。1853年3月6日,此剧首演失败,原因之一即是当时的观众不...查看详情

王春瑜:忆吴江老人

我在已故吴江先生的名字后面,加上老人二字,是区别于同名者——有二位还颇有名气,免生误会。吴老1917年生于浙江上虞,长我二十岁,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虽然我读大学时,已拜读过他的哲学文章及理论专著,但在京中与他交往,第一次去他家拜访,已年过花甲,交往到年过古稀,但吴老待我,就像对待年轻人一样。有次我谈完事告辞,他从皮夹...查看详情

邵燕君:“小时代”与“金钱奴隶制”

不管我们如何评价郭敬明的文学创作,有一点都不得不承认,他对中国当代文学确实有着独特的贡献,其贡献就在于“小时代”这三个字,精当地概括了我们所处时代的核心精神,这三个字的概括力和表达力甚至超出很多著名作家的“时代大书”。

王蒙:中餐与西餐

 莫言获奖,有人问他是否有意移居国外,他断然否定了这种可能性,原因之一是他爱吃或必须吃中国饭。

  我还听一位旅美的华裔美女作家说过,她的中国胃是改不了的啦。

  而我在1994年纽约中美协进社的一次演讲会上,回答中国人的爱国精神问题时说,第一我们有唐诗宋词,有汉字文化,这是中国心;第二我们有中式餐饮,这是中国腹。...查看详情

胡廷楣:双层铺上的美学课

要上课了,我们都上了床。老师说“开始吧?”他也上了床。我们住在上海北郊的一所中学的学生宿舍里,木头的双层床,四个学生,一位老师。为了制造一些神秘的气氛,有人扯了一下开关线,本来就黯淡的灯泡就此灭了。那时的市郊,晚上漆黑一片,也静得出奇。有人抽烟,看不到烟头的明灭,只见到墙上一红一暗,有节奏的光亮和幽淡。

吴晓东:“乘凉仿佛是隔年的事了”

在我看来,张爱玲的散文《我看苏青》的结尾一段对于理解张爱玲的一生具有重要的提示意味:

  我一个人在黄昏的阳台上,骤然看到远处的一个高楼,边缘上附着一大块胭脂红,还当是玻璃窗上落日的反光,再一看,却是元宵的月亮,红红地升起来了。我想:这是乱世。晚烟里,上海的边疆微微起伏,虽没有山也像层峦叠嶂。我想到很多人的命运,连我...查看详情

周锦尉:朱镕基的“低调”与“高调”

近日刚刚读完的一本书是《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一面读,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海发展的历史场景,似又一幅幅展现在我眼前,以致夜不能寐。

  上海市长,这是一个重要职务,而朱镕基到任,给自己定了“五戒”,即“不登报、不上电视、不剪彩、不题词、不受礼”。当然,“不登报、不上电视”,记者不答应,朱镕基说,“如果都要报...查看详情

毛荣富:难忘三位老师

1964年,17岁的我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不久“文革”祸起,学业中断。但是,凄风苦雨阻隔不了师生情,阻断不了薪火的传承。

  教我写作课的是黄润苏老师。她虽已五十多岁,但讲课声音洪亮,一口浓重的四川口音。她参与撰写的《写作基础知识》列于当时大小书店的书柜之中。这天,坐在阶梯教室最后一排的我无心听课——因为我课前得知,...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