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笔会美文»列表
鲍尔吉·原野:火山杨

在人遭遇劫难之前,地球已遭遇过无数劫难,冰川、汪洋曾经覆盖地球。那些劫难无人知晓——人所能知晓的事情太有限了。山顶岩石里的贝壳化石细微地述说海洋的步履,沙漠里孤兀矗立的石块留下冰川的脚步。地球在汪洋或冰川的时代,并不是毁灭,只是它轮回的一瞬,海水与冰川撤去,地球又耐心地从头开始,培育低级生物,使之高级,繁衍万物。我们在...查看详情

张克中:教师是谁?教师是干什么的?

想想还是在教师节过后写这篇文章,不然太应景了。

  近来业界提倡教师应过专业的生活,有些教师嗤之以鼻:现在怪我们没专业,我们没有专业,责任在谁?这种反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列举教师没有专业意识、能力和专业品格的罪魁,抱怨者可排出一长串名单。但我估计,这些反感者不会把自己列在其中。问题就在这里,拒绝责任承担同时指斥他者犯...查看详情

李成:夜晚的布谷声

前些天的一个晚上,我在街边跑完步以后,沿着洒有淡黄色灯光的林荫道随意地走着;忽然,我听到幽蓝而高的夜空中传来几声久违了的布谷鸟的鸣声,我的心府豁然洞开,一下子仿佛置身故乡的田野。我情不自禁地模仿着叫了几声,也算是对飞过城市上空的布谷鸟的回应。

傅维康:芋艿趣闻

“香饭青菰米,嘉蔬紫芋羹”,这是唐代诗人王维《游感化寺》诗句,其中被称赞为嘉蔬的紫芋,即是芋艿。

  中国是芋艿主要发源地之一,中国人民食用芋艿,历史久远。“芋”之得名,相传在两千年前的西汉初期,毛亨、毛苌的《毛诗》解释说:“芋之为物,叶大、根实,二者皆堪骇人,故谓之芋。”依此而推想,中国古人最初看到芋的叶片阔大,根...查看详情

罗志田:记错了的评论

 经朋友的提示,拜读了路新生先生的《台湾访学杂记》(《文汇报》2013年8月25日)。文中提到一位以“经典的消失”为题在中研院第四届汉学大会发言的教授,那就是我。不过我的论文题目是“经典的消逝:近代中国一个根本性的变化”,略不同。因为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时过境迁,路先生记忆有误,可以理解。不过他文中还讲了一些故事,大致...查看详情

胡晓明:菜汤、茶与咖啡及其他

我讲旅行中遇到的三个小故事:一天晚上,我们在佛罗伦萨城边上的一个饭店吃饭。来自上海的两个女孩,各自点了一份汤,菜单上是3.00欧元。但最后埋单的时候,发现老板多收了1欧元。老板解释说你们看的那份是老菜单,最近已调整了价格,这一客汤已为3.50欧元了。老板出示了新菜单,说老菜单没有来得及全部回收,希望能理解。上海女孩为这...查看详情

叶扬:莫罗与《疯狂的奥兰多》

意大利诗人阿里奥斯托的长诗《疯狂的奥兰多》,情节曲折多变,场面热闹非凡,是文艺复兴时期一部承前启后的杰作。前有荷马两大史诗、维吉尔《埃涅阿斯纪》,以至但丁的《神曲》,此诗却仍能另出蹊径,成为又一座文学丰碑。兹后,此诗也直接影响了许多作家,包括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和弥尔顿。甚至可以说没有“失心疯”的奥兰多在先,很难会有歪打...查看详情

陈子善:鹤西先生

8月25日阴雨。读《笔会》张香还先生《怀鹤西先生》文。当年编《闲话周作人》,张先生即为作者之一。久不联系,没想到他已自美返沪,还写了情真意深的怀人之什。

  我1990年代也与鹤西(1907—1999)通过信,系协助钱谷融先生编选现代散文选,拟选他“淡淡的笔墨,清新自如”的小品,写信征求同意,可是回信一下子找不到了。...查看详情

撷芳主人:张卿子像

明代著名画家曾鲸(字波臣)绘于天启二年,画中张卿子为晚明士人装束,头戴飘飘巾,身穿大袖道袍,足蹑朱履,显得稳重儒雅,风度翩翩。张卿子,名遂辰,字卿子,生于万历十七年(1589年),卒于康熙七年(1668年),祖籍江西,晚年行医杭州。张卿子工诗文,有《湖上白下集》,曾被董其昌、陈继儒等赞为“奇才”,因所吟句中有“微霜茅屋...查看详情

毛尖:也想打来也想骂

 一早被电话弄醒,一年到头,今天轮到我们当主角。尽管这些年教师的声誉降无可降,但在学生的热切祝福中,虚假繁荣还是有的。

  躺在床上,把从小到大的老师在心中过一遍。小学数学老师一手大算盘一手粉笔盒进教室了,他转过身去拨弄黑板上的算珠时,调皮的男生就开始动作。可是老师的后脑勺是长眼睛的,他回过身,飞出两个粉笔头,一前一...查看详情

恺蒂:想念上海

最近哥伦比亚大学的《全球幸福指数》出来,北欧又是名列前茅:丹麦、挪威、瑞士、荷兰、瑞典、加拿大、芬兰,一路排下来,前七名里五个是北欧国家。中国第九十三位,南非第九十六位,总共调查了156个国家,最后几十名全是亚非拉。

  正巧,瑞典的好友打电话来,我祝贺她这么幸福,她却问东问西,全是关于上海。上海的小学,公立小学、民...查看详情

迈克:拉得非常长

《怨女》的麻油西施“自从有这给瞎子做妾的话,她看见街上的瞎子就有种异样的感觉,又讨厌又有点怕”,可是人类适应环境的能力是潜伏性的,不知不觉中承袭了失明人士的习惯,不分昼夜以听觉弥补视觉的不足。清早起床等待伺候婆婆,“里面听见老太太咳嗽打扫喉咙,‘啃啃!’第二个‘啃’特别提高,听着震心……老太太显然已经起来了,穿着木底鞋...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