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笔会美文»列表
为贺老“补缺”

  为庆祝贺老九十寿辰而举办的《率真贺友直·经典老上海》画展,正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展出。日前,专程前往一观,真是“率真”而又“经典”,名实相副。   画展开端即是早已熟悉的贺老的《自说自画》,但我还是重读了一遍。在这24幅画里,他真诚又坦率地说尽了他坎坷而…...查看详情

锅炉工老刘

  老刘是单位的锅炉工,五十多岁了,烧锅炉已经三十多年,文化不高,对锅炉却熟得不能再熟了。   他为人耿直,说话就像农村人挖板结地一样,一疙瘩一股角就来了,常常是不看人的脸,不给人留面子,工作上有啥不到位的,他会高喉咙大嗓子到处喊叫。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错了就错了,还怕人说?”有一次,单…...查看详情

给美国学生讲中国哲学

给美国学生讲中国哲学

他们为何学汉语

  新学期伊始,我任教的班上(华东师大对外汉语学院留学生汉语中心)21名留学生来自17个不同国家。第一天上课,我问学生们为什么要学汉语,绝大多数人的回答竟然如出一辙:“为了以后在中国找工作,挣更多的钱,过上富裕生活。”学生们毫不避讳地告诉我,其实他们现在课余时间已经开始打工。比如教中国人外语,在…...查看详情

设置闰秒背后的时间观

  今年2月有闰日。历法中存在闰月,是一个习以为常的现象。但眼下的专家们却为是否要设置闰秒而争论不休。2008年的最后一分钟有61秒,这就是闰秒。为何要设置闰秒?这是因为我们有两套计时系统的存在。   最古老的计时系统,就是天上的日月星辰。无须哥白尼的日心说,各地的人们就以四季轮回(地球的公转)作为一年;以月盈月亏(月…...查看详情

密林庐山之一(水彩)

图片作者:庞薰琹   密林庐山之一(水彩)...查看详情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

  在亚热带阴湿的树林边缘应是满布蕨类植物,但我当时生活在台湾的大城市里,蕨并不常见。因为不开花,那时庭院里也不时兴采用蕨做为观赏植物。在乡野里却常可看到高大的蛇木(一种树蕨),它的模样与众不同,似乎由时间机器将它从原始世界转来今日。它的新叶盖满金毛,它的树干被人们砍成一段段的用来养兰花。如今我移居北温带,春末大树的华…...查看详情

谈词说字(之三)

  绕世界还是饶是介?      较早我是在浩然的《艳阳天》中,读到北京口语:“满世界”与“绕世界”。含义是指到处、各处、所有的地方如何如何,如说“满世界找他也没有找到”,绕世界的含义大体差不多。   当时就有点疑惑:一、世界是个新词,&ldquo…...查看详情

吴伟业《南湖春雨图》

  吴伟业《南湖春雨图》 (上海博物馆藏) 来源:文汇报...查看详情

微言耸听

  熟络的某小姐看见我在微博不停与陌生人任意搭讪,面露不屑严厉批评,对来者不拒的滥交十分不以为然。但行走江湖几十年的同志,和萍水相逢的甲乙丙嬉皮笑脸有如家常便饭,没有交换过姓名就可以交换更亲密的一切,只要做好安全措施,你来我往开开心心有什么不好?反正当自己主持电台phone-in节目,听众打来电话闲聊两句,有碗话碗有屁…...查看详情

吸毒者的故事

  接了班,护士神秘地说:“你知道吗?外科那里来了个黑社会老大,还吸毒,吞刀片自杀,来了一堆警察!”   我哦了一声,并没有在意。急诊经常会有各种自杀的人,吞刀片、吞打火机、吞各种药片的都有。既然外科没有找我,说明患者的情况不至于要进抢救室。只要还能保住抢救室最后一张空床以备重病人之用,其他的事…...查看详情

帝王都是民女控

  晚上在小区里散步,一路听到“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连续几天,搞得我终于也忍不住,开看《甄嬛传》。   本来,像我这种前文艺青年,“清宫”加“后宫”,是怎么也要装不屑的。饭桌上,大家谈的都是福尔摩斯,哪里好意思说我在看四阿哥?各种宫斗戏,今天…...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