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笔会美文»详细


迈克:闯进动物园

日期:2013-09-29作者:迈克点击:2634转播到腾讯微博

      东京七日连看五场歌舞伎,有趣的是天天台上都有飞禽走兽蛇虫鼠蚁,好像无意间闯进了动物园。顾名思义,《春兴镜狮子》森林之王当然不会缺席,主角挥舞白鬃表演绝技之前,还有两只蝴蝶翩翩满场飞。去年在奈良市川海老蔵演同一剧目,扮蝴蝶的是两个活泼小童,稍为笨拙的动作清新可喜,这次由成年人饰演,趣味性反而递减。中村勘九郎追逐花的鬼魂下场一段非常好,变成狮子花道出场急步倒退也神乎其技,但是高潮耍水发就远不如海老蔵,不论节奏、力道和流畅感都差几分。

  《蛇柳》看了半天都搞不清主人翁是男是女,按照服饰推测应该是男子汉,不过太习惯白素贞的传奇,加上《道成寺》印象深刻,很难想象蛇妖并非女儿身。海老蔵前半部的演绎像怨妇,大概刻意和之后变身的形象营造强烈对比,帅哥法海和他斗法徒劳无功,最后金刚大使从天而降才完成降妖大业。下半场的《疾风如白狗怒涛之花笑翁物语》根据民间故事改编,揭幕便出现狐、狸、猪、蛇、兔携手围攻贫农情节,幸得杀出见义勇为的白犬解困,自此人狗一家亲,生死与共不离不弃。戏里还有一只活泼小昆虫,遭恶霸一巴掌打死后冤魂不息,锋头直逼主角。

  古先生听闻我临老迷上歌舞伎,极之不以为然。实不相瞒,上世纪90年代初在巴黎首次接触东洋国宝,我也完全不过电,嫌台上的名角单讲不唱,武生花脸过招虚有其表,反串的古装美人扭捏作态,只有阔度没有立体感的视觉效果尤其平淡乏味——缘分未到,真是没办法。直至三年前与法国友人同游东京,猎奇的鬼佬嚷着要看相扑,可是国立竞技场没比赛,唯有退而求其次,又哄又骗带他到新桥演舞场看了一出《四谷怪谈忠臣蔵》。那种好莱坞暑期巨片的声势,直教黄皮肤和白皮肤的老外一致拍烂手掌,我还再接再厉跑去歌舞伎座观赏《助六由缘江户樱》,自此泥足深陷,连老爸姓什么也不记得。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