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笔会美文»详细


毛尖:“三杯”关“五岳”什么事?

日期:2013-09-29作者:毛尖点击:2635转播到腾讯微博

      要不是我崇拜张大春的老婆,听了大春给周华健写的歌,我真是很想对他们说:你们在一起吧!

  几个星期前,陆公子组织大家去听张大春和周华健合作的最新专辑《江湖》。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大歌星,搞得周华健去上厕所的时候,我们中间最见多识广的沈爷都忍不住说,看,明星上厕所。受各种娱乐八卦的熏陶,看见明星,咱自己立马也“变得很低很低”。

  显然张大春和周华健要革新我们的低级趣味。《江湖》一扫娱乐圈的娘炮气息,一曲《侠客行》就让我们情不自禁生出英雄气概,而这种英雄气概古典又日常,“侠矣乎,一声离别行不行?与君千里有约订。”周华健唱到这里,颇有江湖儿女的况味,我想起读书时候,黑灯瞎火的大家就着周华健的歌跳舞,女生眼神朦胧,男生眼神更朦胧,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的情歌王子今天会用英雄的风格带我们“上梁山”,“上大名府”。

  “老乡老乡你别问,我这要上大名府。头里簪着花儿,胯上穿着裤。背后挂雕弓,腰间插板斧。”周华健和刀枪剑戟的结合有奇特的化学反应,绿林调去掉了粗蛮,民间曲增加了风雅,类似林青霞女扮男装,张国荣男扮女装,各自在最好的形式里发现最美的自己。这样,听到《泼墨》,张大春和周华健合唱起来,他们彼此对视一眼,唱出“一纸清白,万种心痕,混沌啊混沌”,我的心情,多少也有点混沌了。

  张大春说,“华健有时柔情,有时爽朗,有时亲近,有时有沧桑感,很有男人味。”周华健说,完成了这个专辑,“我周华健,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周华健了,即使要退休,我也没有遗憾了。”这样的说法,本来没什么,但是听过《离别赋》之后,我真恨不得跟张大春问问清楚,“相执手,与君别,闲言碎语都不说,”这告别的人儿,到底是什么性别?

  我知道自己又低级趣味了。想起这两天传得很厉害的一个段子,说是王菲和李亚鹏离婚,他们的一个粉丝很崩溃,想不通,跑去问禅师,“王菲和李亚鹏离婚了,是否爱情根本不存在?”禅师微微一笑,指着一把木锤对年轻人说,看看它你就应该明白了。年轻人思索良久终于一拍大腿顿悟:“大师的意思是否说,爱情的意义就像这木锤,看似平淡无奇,其实无坚不摧?”禅师叹口气,说,非也,我的意思是,人家离婚关你锤子事!

  网上很多人拿这句“关你锤子事”自娱自乐,不过我仔细想想,感觉王菲李亚鹏离婚还是关我们锤子事的,这就像,张大春写的歌词,“三杯然诺,五岳相形比较轻。”“三杯”关“五岳”什么事吗?在江湖里,肯定是关的,“周文汉武”一路关乎到今天,张大春和周华健的火花,必然也关乎我们锤子,而恰是因为五岳关乎锤子,江湖才不死吧。当然,这么说,也多少算是为自己的低级趣味做点解释。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