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笔会美文»详细


姚芳藻:小温的座右铭

日期:2013-09-27作者:姚芳藻点击:2897转播到腾讯微博

      温崇实走了,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

  温崇实,我们大家都叫他小温,一直到他年近九十,还是叫他小温。我1946年就认识他了,那时,他是《文萃》杂志的编辑。1947年,内战烽火燃起,《文萃》被封,它的全部工作人员被捕。小温命大,那天他组稿在外,逃过了鬼门关。以后,我不知他到哪里去了。一直到1956年,《文汇报》奉中央宣传部之命,改为全国性的以知识分子为对象的宣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的报纸,中央派来两位同志来加强领导工作,一个是钦本立任《文汇报》副总编辑,一个就是温崇实,任报社编委会秘书,于是我和小温成了同事。

  当年小温只有31岁,却有16年党龄。算来他15岁就入党了。15岁,还是个毛孩子呢,怎么能入党呢?这就得说说他的大侄子温济泽了。温济泽可是共产党的高官,解放初期,任中央广播事业管理局的副局长。1930年代后期,抗日战争爆发,国共两党合作,温济泽被从国民党监狱释放出来,来到上海,住在小温的家里。他接上组织关系后,八路军办事处主任潘汉年就常到小温家里来,因此小温与他交上了朋友。小温要求到延安去。潘汉年说:“不一定要去延安,在上海也可以革命。”入党后,小温冒生命危险,积极为党工作,在抗战期间发动学生抗日,还打入汉奸报纸《新中国报》,与其他几位党员一起搞地下工作。抗战胜利后,积极反蒋。可是到了五十年代中期,他却被怀疑为反革命,被整整隔离审查一年半,其罪证是,潘汉年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幸亏他入党时只有15岁,还是个孩子,才没有把他投入监狱。禁闭在斗室里,失去人身自由,没完没了的批斗,写不完的交代、检查,痛苦得不能自拔的时候,中国科学院院长、大文豪郭沫若派通讯员给他送来一纸手书,上写“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是林则徐抗英获罪、谪戍新疆时的两句话,我觉得颇足以表示他的爱国精神。郭沫若”。

  郭沫若的手书、林则徐的精神使小温振作起来,他终于从潘汉年冤案中解脱出来。可是没多久,他又被胡风冤案套上了。罪证是1946年他曾奉地下组织之命,与胡风商议过合办文学刊物之事。他与胡风仅仅见过一次面,却被靠边审查一年半之久。更令人气愤的是,他这位北京俄语学院马列主义教研室的教师,却被人诬告为污蔑毛泽东思想的反党分子,罪证是他案头上的那本《实践论》里,有好几处打着问号、写着问题。其实这本书是他的朋友、西班牙语学会会长王寿彭的。王寿彭对《实践论》提出不少疑问,向他请教,他回答不了,因此把书留下,以便另请高明。哪里想到,教研室的支部书记把书偷去,向上级告密邀功去了。小温顿时成为众矢之的,遭到全校学生批斗,交代、检查没完没了。如果不是毛选编辑委员会主任胡绳解围,他的政治生命就此休矣。尽管如此,在他的档案里还是留下了永远抹不掉的痕迹。北京那所学校已无他立足之地,他就是这样和钦本立一起调到《文汇报》来的。

  在《文汇报》才过了一年太平日子,到第二年,猛烈的政治风暴又来了。

  那是1957年6月10日6时,上海市委召集《文汇报》全体党组成员到海格大楼市委办公厅举行党组扩大会议,专题讨论《文汇报》总编辑徐铸成划右问题。

  参加会议的有钦本立、唐海、郑心永、周天国、温崇实,还有几个不是党组成员的刘火子等,主持会议的是宣传部陈副部长。

  会议的内容说是讨论徐铸成是否划右问题,其实只是宣布结果。徐铸成已被内定为右派,开会讨论,不过是表示一致通过而已。可是小温却偏偏不识时务,提出反对意见说:“徐铸成不是右派!”

  “徐铸成不是右派!”一语惊四座,会场顿时一片骚动,与会的那些人有的暗暗喝彩,有的为小温担忧,那几个受过徐铸成恩惠,得到过徐铸成提拔的,更是一脸羞愧,本来这话应该是他们讲的,但他们不敢讲,因为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个温崇实进《文汇报》不到一年,与徐铸成毫无关系,连徐铸成请客吃饭,他都没参加过一次。

  温崇实居然在党组会上理直气壮地“包庇”徐铸成,这还了得!这样嚣张的气焰非打下去不可。于是,引起一场激烈的论争。但对小温并没有群起而攻之,因为《文汇报》那些人思想实在跟不上形势。大鸣大放期间,徐铸成在苏联访问,报社的事应该由他们负责,他们思想负担极重,又怎样去说服温崇实。他们也不能站在温崇实一边,因为市委书记柯庆施已找他们谈过话,因此他们只能一言不发,保持沉默。

  陈副部长认为把徐铸成划为右派,罪证确凿。第一,他在上海宣传工作会议上发言《墙是可以拆掉的》,宣扬他的“拆墙经验”,是调离两个党员领导干部,毋庸置疑,这是反党大毒草。第二,《文汇报》在“鸣放”期间,发表那么多反党文章,他罪责难逃。第三,从历史上看,他在解放前的《文汇报》就是右派。

  小温却一一加以反驳:“第一,《文汇报》两个党员领导干部的调离是党组织的决定,徐铸成没有这个权力。他把这作为他的拆墙经验,是认识上的错误,不能提高到政治问题上来。第二,《文汇报》这段时期的确发了很多鸣放文章,但我作为编委会秘书,这些文章都曾送给你们审查过的,你们批下来可发,我才交给编辑去发,你们批下来‘不发’,我们不会发。《文汇报》发了这么多文章,难道是徐铸成的责任?你们没有责任?徐铸成那段时间不在上海,他根本不知道那些稿件,怎么能由他负责呢?而且《文汇报》最早发表的一篇鼓吹鸣放最厉害的文章、许君远的《报纸应该这样干下去吗?》是你们宣传部拿下来要我们发表的,你们想以此作诱饵,诱导大家都来写反对三大主义的文章,你们存心要把《文汇报》引入火坑,这能怪徐铸成,能怪《文汇报》吗?”温崇实为徐铸成辩护,为《文汇报》鸣不平,句句都有事实根据。至于徐铸成在解放前《文汇报》的情况,温崇实更有发言权,因为当时他是上海地下党领导人姚秦联系《文汇报》的信使,对当时《文汇报》方方面面了解得清清楚楚。

  30年后,有一次同小温谈起这次党组扩大会议的事,我说他,“你胆子怎么这么大,胆敢对抗市委领导。”

  他说:“党组的会怎么可以如此乱来,我不讲谁讲,对政治问题必须认真负责嘛!”

  他告诉我说:对政治问题必须认真负责是胡耀邦千叮万嘱告诉他的。那是1951年,他作为中央土改工作队第一团的秘书,奔赴四川。全团共96人,而分到各县,只四五人而已。他这个小组只四个人,他是组长。当时他只26岁,却要掌握全县地主的生杀大权,心情十分沉重。川北行政公署主任胡耀邦了解到有些土改工作队员想多敲几个罐头(杀头),以表示自己阶级觉悟高。他再三叮嘱小温:“这个杀,你代我签名是算数的,但你要记住,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你必须慎而又慎。你这个小队,队员都很年轻,而且都是刚刚参加革命的,你要记住,你是党员,要牢牢掌握政策,对政治问题必须认真负责。”温崇实把胡耀邦的叮嘱铭刻在心里,处理阶级斗争,非常小心谨慎,决不为极左思想所左右,可杀可不杀的不杀,他救下了四五条人命,得到群众的拥护和胡耀邦的表扬。从此,胡耀邦对政治问题必须认真负责和郭沫若的手书“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成为小温一生恪守不渝的座右铭。也就是这两条座右铭,促使温崇实在党组扩大会议上向党喊出一个“不”字。

  《文汇报》这次党组扩大会,就因为小温一个人反对,徐铸成划右事情得不到一致通过。这时,宣传部部长石西民走了进来,他刚坐下,那位陈副部长就想出了解决的办法,他说:“好吧,我们举手表决吧!”

  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小温当然非输不可,他硬是不服气,犟头倔脑地说:“我保留我自己的意见。”

  石西民向大家扫视一下,看个个保持沉默,他又看看手表,已是半夜一时,会整整开了七个小时,他站起来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会?!”立即宣布:“散会吧!”

  虽然徐铸成划右的事没有通过,但是他还是被带上右派分子的帽子,工资从9级降到14级,并被清除出他一手创办的《文汇报》。温崇实呢,包庇右派,罪莫大焉,对他的处分是降级降薪,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从此,他被撵到资料室,当一名资料员。好在降级降薪的处分,被石西民一笔勾销,才未遭受经济压迫之苦。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