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笔会在线»活动相关报道»详细


陈子善及《边缘识小》

日期:2013-08-26作者:薛保平点击:398转播到腾讯微博

“刚看完《印刻》上的胡兰成佚文,又在《文汇读书周报》读到许广平有文出土,如果是央视王小丫的有奖竞猜:都是谁干的?你都不用听选择项,只管说:‘陈子善!陈子善!’就赢大奖了。”在毛尖的文章里,她的子善老师出现的频率很高,常被请出来“调侃”一番,甚为有趣,总能令人莞尔。

在《边缘识小》中,终于见识了陈子善发掘佚文的本事,也体会了他“出土”佚文的辛勤。1936年4月11日,朱自清在《立报·言林》发表了《“近代史诗”——读书笔记》,12卷本的 《朱自清全集》却未收入这篇文章,细心的陈子善发现后不依不饶了,从朱氏日记一路查去,确认了这是一篇佚文。不简单吧,还有更厉害的。陈子善读《傅雷自述》发现他早年在《北新》周刊发表的作品不止短篇小说《梦中》,还有3篇散文和书评,《傅雷自述》失记了,《傅雷全集》也失收了。陈子善认真考证3篇佚文,认为这些文章对少年傅雷影响深远:“作为傅雷的‘少作’稚嫩是难免的,浅薄却未必。它们是傅雷漫长而又辉煌的文学路的起点,也是傅雷成为伟大翻译家的最初准备。”

陈子善挖掘佚文的范围广、涉及的名家多,考证的成绩大,难免让一些人心急眼红,毛尖就嫉妒得直跳脚:“这些年一批批见天日的珍贵史料,真是鲁迅真是张爱玲真是台静农很多年前很多年前写的吗?为什么全中国这么多人,就陈老师一个人看得出来……说起来,周作人、郁达夫、徐志摩、梁实秋、叶灵凤、郭建英这些人,没有一个是他的亲戚,可他怎么就比人家老婆孩子知道的事情还多呢?”陈子善为何知道得多呢?因为他下的工夫比别人多。

从读《素描》开始,我喜欢上了陈子善的为人与文章,陆续搜集了他的一些书,最新买到的是《边缘识小》。书名才气不大但却寓有谦逊:“‘边缘者’,相对于‘中心’而言;‘小者’,则相对于‘大’而言也。”作者把《边缘识小》分为 “史实抉微”和“港台书缘”两辑,可大概知道作者读书为文之用心所在。书名虽曰小,但却能小中见大,文章也隽永有致,耐人咀嚼。《香港<大公报>载鲁迅书简考》、《赤子之心的最初体现》和《<知堂回想录>真正的初版本》,将考证与叙事融为一炉,把枯燥乏味的史实讲述的生动有趣,使读者在轻松中增长了见闻。

掩上书后,我感慨很多,仅就急迫地说道一二。陈子善在书中屡次谈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有空白之处或薄弱环节,急切紧迫之感跃然纸上,让人心生敬意;《边缘识小》版式疏朗大气,文章清新可诵,但美中不足的是有几处不该出现的编校失误,把清末翻译家严复字几道错为凡道,新文学版本学家唐错为唐丏,出现这样鲁鱼亥豕的错误不管怎么讲,对读者都是煞风景的。

来源:天祉楼网

最新评论